•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8年09月26日 10:27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媒体截取南京屠城日前后四个历史闪回 悲恸恍如昨

三十余万同胞遭屠戮 七十七载吾辈不敢忘

     南京城之殇 悲恸恍如昨

将时间拨回77年前的今天――1937年12月13日,南京城沦陷。就是这失城的一天,轰隆、哀号、恐怖、愤怒、悲壮,六朝古都被惨叫和号哭充斥,我们的战士、我们的民众遭受着日军灭绝人性的摧残和杀戮。77个春夏秋冬过去,日军那些毁灭人类的行径,我们依然不能遗忘,更不能原谅。所有铭记,只为让悲苦不再发生。

  30万不该是个冰冷的数字,它背后是一个个有名字、有亲人、有故事的活生生的人。我们已无法体会他们每个人的喜怒哀乐,如今仅截取屠城日前后的四个历史闪回,告慰77年前每一位本该继续生活的人。

京华时报记者黄海蕾南京报道

京华时报制图汪春才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资料

镜头1

放下武器仍难保命

士兵平民都被捆绑带走

时间:1937年12月14日

地点:安全区

13日清晨,由于渡江无望,部分中国官兵撤回城内。就在上海路附近,600位中国官兵遇到了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德国商人约翰・拉贝。在拉贝的劝说下,原本想反抗的士兵看看不远处逼近的日军,最终选择放下武器,进入位于外交部和最高法院的安全区。

接下来,又有四五百名中国士兵在铁道部被安置。这一次,拉贝的举动引起一位军官的不满,对方鸣枪抗议,但拉贝依旧坚持要士兵放下武器。“如果在安全区的边上发生巷站,那么逃跑的中国士兵毫无疑问会进安全区,这样安全区就不是一个非军事化的区域,它即使不被日本人摧毁,也会遭到日本人的猛烈射击。”拉贝在日记中如此写道。

拉贝说,当时南京城已经停水、停电,到处不见照明。道路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伤亡人员,开车出行必须小心翼翼,时刻都有碾过手榴弹被炸飞的危险。

14日,为保障安全区内中国士兵的安全,拉贝特书信给日军驻中国部队,希望对方能放过已经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让他们恢复和平的平民生活。但就在当日,他便眼见200名中国工人从安全区被挑出来,被日军捆绑着带走,安置在司法楼里的中国士兵也有四五百人被捆绑着带走。拉贝在日记中写道:“(这些人)估计是枪毙了,因为我们听见各种不同的机关枪扫射声音。”

除了杀人,在安全区抢劫、强奸亦不罕见。在14日的日记里,拉贝便记载了在街上遇到日本兵抢劫商店的情景:“他们砸开店铺的门窗,想拿什么就拿什么。成箱掠夺,用手推车拉。”

镜头2

孕妇老妪均遭毒手

两万妇女惨遭日军强暴

时间:1937年12月13日

地点:中华门

13日,日军攻破中华门、兴华门、中山门三大阵地,整座南京城沦陷。日军惶惶进入南京街头,展开大规模烧杀抢掠的暴行。由谷寿夫任师团长的日军第6师团来到中华门附近,对当地妇女强奸、残虐,其离奇方式惨绝人寰。

在南京法庭审判战犯谷寿夫的判词中,记下了13日日军在中华门附近的残暴劣行:

一位丁姓小姑娘在中华门堆草巷,被日军三人轮奸。但日军释欲后并未就此罢休,迫使一位过路的僧侣继续与丁姑娘行奸,僧人拒不从,竟被日军处宫刑致死。

日本军人不分老幼,甚至对孕妇狠下毒手。16岁少女黄桂英、陈二姑娘、63岁的乡妇以及怀孕9个月的孕妇肖于氏同在中华门地区惨遭奸污。

民妇陶汤氏在中华门东仁厚里5号被日军轮奸后剖腹焚毙。

在中华门外土门头处,有两位少女,因遭日军强奸羞愤投江自杀。

这一天只是灾难的开始,审判战犯谷寿夫的判词中提到,12月16日-17日,南京当地妇女遭日军蹂躏者已逾千人。南京大学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所长张宪文告诉京华时报记者,目前掌握的资料显示,有2万余妇女在南京大屠杀中被强暴。

镜头3

撤退混乱渡江遇险

数万军民江边不幸殒命

时间:1937年12月13日

地点:下关

12日20点,南京不保,守城指挥官唐生智下令:撤离。南京城三面受敌,只能坐船渡长江撤退。

在国民革命军陆军36师战斗详报中讲述了以下内容:

12日22点,挹江门附近混乱至极,各军师部队拥挤出城,争相赴下关渡江。当时,挹江门三个门洞的两侧已被堵住,只能从中间穿过。士兵们互不相让,秩序紊乱,被踩踏士兵尸体可积三四层。

因江边无船,后方不断有士兵涌来,挹江门至下关的马路上“人声鼎沸,蚁聚蜂屯”。急不可待,士兵任意开枪,直至下关秩序混乱不堪。在船只紧缺之急状,各部队私扣少数船只偷渡,因此部队失去掌握,无法控制,“经疑莫定,草木皆兵”。

混乱局面一直持续至13日上午。国民革命军教导总队副总队长兼第一旅旅长周振强回忆,当时想渡江的除了军人还有平民,任何能在江面浮着的东西都成了逃命工具,很多工具途中下沉,人们被冻死在江中。周振强在中午12点多找到木排渡江,抵达八卦洲对面北岸时,敌舰早已持枪以待。他亲眼看到,渡江的国军官兵在下关一带江面遭到敌舰敌机的射击和冲撞,死在江中的约有三四千人,情况极为凄惨,目不忍睹。

南京大学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所长张宪文说,南京保卫战中,撤退组织不力,是造成大屠杀规模巨大的原因之一,“在下关、燕子矶一带的江边及江面上,因无法渡江被日军扫射而亡的军人和平民达几万人”。

镜头4

肠流体外浴血奋战

少将牺牲前称无上光荣

时间:1937年12月12日

地点:雨花台

拂晓时分,雨花台阵地危在旦夕。国民革命军第88师262旅少将旅长朱赤的对手是臭名昭著的日军第六师团师团长谷寿夫。30多辆装甲车和大编队的红头飞机狂轰滥炸,雨花台硝烟弥漫。

朱赤知道,只有与日军搅在一起,对手的重武器和飞机空中优势才无法发挥威力,因此他命令特务连长郭学礼组织敢死队带着机枪和手榴弹杀入敌群。出征前,朱赤把军旗升上去再降到一半,敢死队提前向军旗志哀,这一去,活着回来的可能十之无一。

一个多小时后,100名“敢死队员”仅4人生还,其中就有郭学礼。

上午10点多,朱赤全身多处受伤,被日军的炮弹片击中,肠子流了出来,鲜血直淌。他头戴钢盔,手持两把德国驳壳枪,自己将肠子塞回去,用子弹带绑紧继续战斗。

当时,朱赤身上捆着10个弹夹,每个弹夹装20发子弹。打完8个弹夹160发子弹时,战壕里的朱赤几尽流尽鲜血,体力不支倒地。

上午11点左右,朱赤呼吸困难,他躺在郭学礼的怀里断断续续地说:“为国牺牲,无上光荣!”在牺牲前几分钟,他交代了郭学礼两句话:第一,把他公文包里的作战地图和文件全部销毁;第二,不能让自己的遗体落入日军手里。随即,英雄离去。

这不是电影,这是历史。2011年,郭学礼的后人向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讲述此事,并将朱赤的遗物捐献给纪念馆。

□面孔・幸存者

程王氏,女,大屠杀时9岁,亲眼见其父亲与哥哥,以及村子里的青壮年男子被日军屠杀,房子被烧毁。怀孕在身的母亲被日军开枪致伤,生下孩子不久便撒手人寰,新生儿也随之夭折。

陈桂香,女,大屠杀时12岁,与表姐一起躲在邻居家阁楼时被日军发现,其奶奶拼死向日军求情但被枪杀,陈桂香逃离现场,追在后面的日军对其开枪射击,所幸没有击中。同住的表姐遭到日军强奸。

付兆增,男,大屠杀时1岁,附近居民房屋被日军放火焚烧,其母抱着付兆增与姑妈逃出家门,结果在家门口遭日军开枪射击,姑妈当场被枪杀,付兆增大腿中弹,子弹贯穿后擦伤了其母的腰部。

常志强,男,大屠杀时9岁。当年他随父母逃难途中亲眼目睹母亲被日军用刺刀刺倒,尚在哺乳期的小弟被日军刺穿身体后身亡,其父与三个弟弟也被日军杀害,姐姐被刺伤后遭日军强奸。

郭秀兰,女,大屠杀时5岁,与父母及两个妹妹在防空洞避难时遭日军开枪扫射,数十名避难者身亡,其父母和一个妹妹也被枪杀。郭秀兰和另一个4岁妹妹后被赶来的爷爷救出。

伍正禧,男,大屠杀时13岁,3个哥哥与1个叔叔被日军抓走后枪杀,卧病在床的爷爷被日军连刺三刀身亡,奶奶被打伤,藏于屋内的表姐被日军强奸。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供图

作者:新浪    日期:2014-12-13    来源:www.gzec.com.cn   点击: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