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2月11日 10:51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人民日报:最低工资不能说这几年涨得快就一直涨

制图:宋嵩

一问 标准怎样确定

人社部一季度发布会显示,截至目前,9地区已经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其中,上海市最低工资由1620元调整到1820元,调整后为全国最高。

“最低工资要保障的是低收入人群,保障劳动者及其家庭的基本生活。也就是说,不光要保障劳动者自己,还要考虑养家糊口。”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综合计划处处长叶维弘介绍,据此原则,最低工资标准主要围绕生活成本考虑,“如物价,侧重考虑食品类物价。”

要考虑消费支出。每年,上海统计局调查总队都会按季度公布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水平。叶维弘表示,“这里面主要考虑低收入户的消费支出,这能更多地反映出基本生活所必需的支出数字。”

还需参考上海全市职工平均工资水平。去年国务院批转的《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中提出,到2015年,绝大多数地区的最低工资要不低于上年平均工资的40%。这意味着,平均工资与最低工资之间,将呈现出“水涨船高”状态。

要考虑就业状况。按规定程序,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由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会同上海市总工会、上海市企业联合会、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共同研究提出方案,并在拟订过程中充分听取方方面面的意见。

“几轮座谈会,听取工会和企联、工商联调研后提出的意见,也听取企业特别是小企业的意见,看大家的承受度。”叶维弘说。

客观来看,标准制定部门需要秉承的原则是:既关注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也考虑企业的经营状况和承受能力,力求最低工资标准调整科学、合理。用通俗的话来形容,就是“两头兼顾、求平衡”。

制定最低工资标准,是个科学的过程,有客观模型与公式可循。“两种计算方法,比重法和恩格尔系数法。现在一般用比重法,数据获得性较好些,根据上述统计数据测算出参考数据,再经多方讨论审核后最后确定。”叶维弘介绍。

二问 动了哪块奶酪

2014年,上海将最低工资标准往上增加200元。

“最低工资提高后,对企业成本肯定有影响,因为最低工资有一个传递效应。”叶维弘分析,原来低于最低工资的人必须加到最低工资线,“比如原来拿1620的人,现在就是1820了。但原来你是1620,我是1800的,你涨到1820了,我也只拿1820这就不行了,肯定要超过1820才行。企业发放工资是按照岗位不同,有级差的。”

“最低工资有向上传递的效应,但越往上去这个效应是递减的,每个月拿好几千的人相对没这么大影响了。”叶维弘说,这意味着,最低工资标准对整体提高低收入劳动者的收入水平具有积极的作用。

受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影响较大的企业,主要是劳动密集型、低附加值、服务型的行业,如物业管理、超市、便利店、餐饮等。“物业管理靠服务收费,物业费涨不上去,最低工资上涨了,保安、保洁的工资就要提高,而物业能做增量的广告费、停车费的增幅不大,压力比较明显。”叶维弘说。

“我们要考虑到企业和劳动者双方的压力。对企业来讲,是人工成本的压力;对劳动者来讲,是生活成本的压力,物价在涨,生活成本在上升。”叶维弘说,“政府部门要做的,就是把握好两者之间的平衡。”

上海自1993年建立最低工资制度以来,除2009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按照国家统一部署未作调整外,每年都调整最低工资标准,今年已是第二十一次调整。调整后,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仍为全国最高。

“企业受劳动力供求关系影响,对最低工资标准调整的敏感度在下降。”叶维弘分析。“以前,在征求企业意见时,企业大多是不希望涨的,这带来用工成本的增加。但最近情况有些新变化。这两三年企业意见跟前几年不一样。企业的意见是:最好不要涨,但涨了也无所谓,因为你不涨我们也已经在涨了。”

调研实际市场后,主管部门发现,原来企业都是把最低工资作为招聘工资在招人,这三五年来已经逐步不行了。上海现在招工,一个普通农民工一般也要2500元以上才行,已经跑过最低工资标准了。

“我们也担心最低工资上涨造成企业裁员。”叶维弘说,但上海有关就业数据显示,这几年来上海登记失业率稳定在4.2%左右,每年新增就业岗位稳定在60万多。“都比较稳定,说明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得还比较合理,没有对就业产生直接的、比较大的影响。”

三问 上涨空间几何

最低工资制度与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数据显示,近两年上海的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幅度在11%和12%左右,在未来几年这样的幅度是否还能够维持?

通过了解最低工资标准制定制度就能发现,每个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与当地的物价水平关系最大。“上海现在是全国最高,这不是我们主观意愿决定的,而是算出来的生活成本就高。”叶维弘说。

事实上,在前期调研中,有些专家还提出,上海的最低工资从实际生活的客观需要来考量的话还是明显偏低。

需要说明的是,上海市月最低工资标准不含劳动者个人依法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这部分由用人单位另行支付。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加班费,中班、夜班、高温、低温、有毒有害等特殊工作环境、条件下的津贴等也不作为月最低工资标准的组成部分。

目前,全国最低工资标准口径不一,只有上海、北京的月最低工资不包括社保个人缴费部分。“如果同口径比较的话,上海老早就是全国最高了。”叶维弘说。事实上,即便是社保缴费,上海也是全国最高。上海社保最低缴费基数是上年平均工资的60%。随着平均工资的增长,社保缴费也同样会提高。

关于最低工资还有多少增长空间,叶维弘认为,“不能说这几年涨得快就一直涨下去。这几年上海虽然最低工资的绝对额最高,但增幅不是最高的。最低工资调整是要综合考虑经济发展、物价水平、企业成本、就业状况等因素的。”

至于最低工资会不会加剧上海实体经济的成本压力?“现在的最低工资标准应该是符合上海实际需要的。上海有个产业结构升级、转型发展的问题,沿海地区都遇到这个问题,企业竞争力不能只靠低成本了,要靠技术和管理,靠提高劳动生产率,靠自主知识产权。”叶维弘说,“沿海地区人工成本适当高点是需要的,就是要对人力资本方面多投入一点,激发劳动者特别是技术人员的积极性。”

本报记者 曹玲娟

(责任编辑:郑汉星)

作者:www.ccpit.org    日期:2014-05-03    来源:www.ce.cn   点击: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