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2月13日 23:07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解读:降准不是强刺激 央行为何实施全面降准?

黄益平

各位网友大家好! [13:08]

主持人

2月4日,央行宣布2012年5月18日以来的首次全面降准。市场对此猜测不少,您认为央行的政策意图是什么?这次降准政策的出台有何背景?

[13:09]

黄益平

我觉得最主要的意图还是稳定市场的流动性吧。但我觉得这背后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因素可以考虑:一个因素就是现在我们马上面临春节,春节时现金交易的流动性、资金交易的数量要求就会增加,所以现在采取一些措施补充。但其实背后还有两个重要的因素,第一个因素就是我们过去的外汇占款增长已经很少了,过去6个月以来央行基本上没有再常规性的干预外汇市场,所以实际是失去了一个过去经常用的补充流动性的手段。另外,今年以来,我们也看到经济下行的压力比较大,尤其是最近的PMI数据显示近期的经济形势不好了。综合考虑这些因素,我觉得央行采取降准的措施,应该说是合理的,也是符合市场的总体预期的。

[13:09]

主持人

请您简单介绍下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措施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13:09]

黄益平

大体的来说就是两个方面吧,第一个就是所谓的普降,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都会下调0.5个百分点。当然,不同的商业银行原来的存款准备金率不太一样,所以最终的水平有差别,举个例子,国有商业银行本来是打算交20%,现在是19.5%,像股份制商业银行、一些外资金融机构本来是18%,现在是17.5%,有一些信用社、村镇银行本来是14%,现在13.5%,但是普遍来说,大家是下降0.5个百分点。第二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定向降准,就是农业发展银行他本来的存款准备金率是18%,现在下调到13.5%。还有一些其他的,主要是从事三农或者小微企业贷款的金融机构,他们也增加了存准率下调的幅度。所以,大致的方向从第二条来看非常明显,就是定向这块主要是瞄准三农和小微企业。

[13:09]

主持人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央行又是降息又是降准。有观点认为,这是强刺激的开始,宏观调控似乎已经放弃了定力。对此,我们该怎么看? [13:09]

黄益平

这个观点我不同意。但是我首先要强调一条就是,降准也好、降息也好,它就是一种货币政策的宽松,至于说这个货币宽松政策是不是就是强刺激的开始?我不觉得。在过去两三年新一届政府执政以来,在这方面我们的政策暗示得其实很明显,什么是强刺激?什么是全面放水?最好的例子就是看我们09年的时候,09年4万亿刺激政策,结合我们当年新增的信贷规模,本来说是5万亿,后来接近10万亿,其实是举国搞通胀。我认为现在还是相对稳健的政策,但是偏向宽松,所以我的解读就是:第一它肯定不是强刺激,第二它确实是一个宽松,货币政策这个降准、降息其实就是宽松。回过头来看货币政策是干什么的?货币政策实际上就是调节经济周期的,所以现在经济下行有压力,流动性比货币政策宽松一点,其实是很正常的形态,世界上很多的国家都在做同样的政策,但是不一定是强刺激。

[13:09]

主持人

您也谈到了我国目前面临经济下行,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当前我国经济的总体形势是怎样的?经济运行中有哪些亮点?

[13:10]

黄益平

总体的形势我感觉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比较大,我们看PMI这个数据是最明显的。近几个月我们制造业的经济活动还是不太活跃,从出口方面来看,美国经济有复苏,但是欧洲、日本的经济状况还是不太好;从消费上来讲,如果其他经济部门不是特别活跃的话,我们自身不可能有特别强的反弹。所以我的看法是,今年GDP增长最后可能稳定在7%左右,这样看来,跟去年相比其实还是会有一些下行的压力。

[13:10]

黄益平

我们过去经常说经济当中是三架马车,三架马车过去最活跃的就是两架马车,一个是投资,一个是出口。但是现在看支持这两架马车的产业都碰到很大的问题,第一个是大宗商品、重工业、投资品这些领域的产能过剩,另外一块原来支持出口的产业,主要是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总体看是现在非常困难,主要是因为成本上升了,过去十年每年民工的工资上升15%,有很多企业都做不下去了,所以过去有竞争力的现在不行了,面临产业冲击,我觉得我们现在还处于再调整的过程当中,所以今年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非常大。

[13:10]

黄益平

当然经济当中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亮点,我们也还是看到一些亮点,比如结构调整、收入分配有所改善,主要是因为民工的工资上升;其次从产业来看,我们也有一些看起来消费比较活跃的新的领域做的不错,比如说互联网经济,网购、互联网金融、快递,我们的一些服务产业,包括像廉价的手机和大型机电装备,这些领域他们的经济活动其实还是蛮活跃的。但是从总体上来说量还是不够大,所以全年来看我觉得经济下行的压力还会继续,但是估计保持在7%左右。

[13:10]

主持人

此次央行在下调存准率的同时,还对相关金融机构实施定向额外降准,意在支持小微企业、“三农”等经济薄弱环节。去年央行已实施了两次定向降准,这方面的政策效果评估如何?

[13:15]

黄益平

我觉得定向降准或者是定向宽松,会有一定的效果,但是货币政策到底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可能还要仔细观察。因为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不太一样,举个例子,过去中小企业融资很难,贷不到款,金融机构不太愿意把钱贷给他们,可能是因为金融机构完全没钱,或是他觉得企业本身的风险比较大。但在经济下行的时候企业的风险会放松,中小企业的风险尤其会放松,所以在这个时候,如果完全希望通过商业性的金融机构去支持这样的活动,我觉得可能我们需要谨慎看待,需要继续观察。但这次比较好的是,农业发展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直接下调4.5个百分点,这个我觉得对于扶持“三农”和小微企业有直接意义,因为它是政策性银行,它不完全是以商业的角度来考虑。所以,我的大体看法是,定向宽松面对“三农”和小微企业有一定的帮助,但是这个效果如何我们确实需要观察,因为钱本身是会流动的。

[13:16]

主持人

像您刚才提到的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能不能通过这个政策得到缓解呢?

[13:16]

黄益平

我觉得从边际上来说会有一些帮助,增加了资金的流动性,毕竟水涨船高,大家都会有所帮助。但是我们国家的融资难和融资贵问题,从根本上来说还是金融抑制政策,我们现在资金本身效率不是非常高。举个例子,银行有很多钱,它的利率相对比较低,一年期的贷款基本利率是5.6%,但是这些钱都去了什么地方?大部分是去了大中型企业,有相当一批是国有企业。我们现在看这些领域,过剩产能的问题比较严重,效率压力其实也比较大,而有很多相对比较活跃、甚至投资回报还不错的中小企业,没有得到很好的融资机会,比如说影子银行,收益率可能是12%、15%,甚至更高,或者看民间借贷,看地下钱庄,那就更高了,像这样制度性的扭曲,导致我们融资渠道割裂,其实这是我们融资困难最大的原因。所以说解决下一步融资难的问题,根本的办法还是应该从推进改革入手,但是短期内因为推进改革不是说做就能做到的,而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所以在这个前提下,在推进改革的同时我们适当的放宽一些流动性,降低政策利率,我相信在边际上是有帮助的。 [13:16]

主持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5年要继续实施定向调控、结构性调控。您认为此次相关定向调控安排的考虑是什么?能达到怎样的预期?

[13:25]

黄益平

我觉得如果说定向调控和结果性调控从实施效果来说,可能更多的集中在财政政策效果比较好。举个例子说,有一些低收入的阶层他们生活福利条件比较差,消费比较弱,而且他们得到的社会支持比较少,如果财政政策能够向他们倾斜,对民生改善有帮助。我们以后要创新产业升级,克服中等收入陷井,政府在这方面增加开支的力度、支持的力度,我觉得也会效果比较好。如果像过去那样发现有一些地方基础设施比较薄弱,拖累经济增长,就应该在财政扩张之后把钱花在刀刃上,我觉得可能效果会更好一些。货币政策也许可以配合,但是我觉得这个效果不如财政政策这么直接。因为我们知道,货币政策比如商业银行是要考虑回报的,对他来说回报和风险是最重要的,为什么他现在不愿意把钱给中小企业和三农产业?他毕竟是和风险回报有关系,如果那个问题不解决,光是增加流动性,效果到底如何我觉得可能还不确定。

[13:25]

主持人

最后一个问题,有观点认为,去年11月降息对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作用还没有明显的体现,但股市却大幅上涨,但此次降准从短期表现看,市场并不买账,股市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降准和降息同样是利好,差别怎么这么大?

[13:25]

黄益平

我的看法是两点。第一点,我们看这一轮股市的上涨,很大程度上基本还不是因为经济基本面的改善引发的,就是说经济基本面你的企业收益率增加了或者回报增加了,这个时候股市上涨似乎是由经济基本面推动的。但我们从去年年中开始到年底,加速的这一轮股市上涨,基本上没有得到很好的基本面的支持。但是没有基本面支持并不是说股市不能上涨,这轮上涨更多的是一种预期和形势的变化,最重要的是两个因素,第一个可能是对改革的预期增强了,如果是改革会有红利,股票市场的投资者肯定会预先做好他们的投资,所以意味着市场对投资、对改革的投资增强了,但是另一方面,去年年底的时候一降息,大家觉得新一轮的货币政策宽松,从流动性、从成本来说,可能会有直接的效果,所以推动了股市放大。 [13:25]

黄益平

第二点,这次为什么没有很明显的上涨?当然每个投资者的解读不一样,很简单的一条我们可以看得出,就是这次的货币宽松显然是投资者觉得有点失望,可能因为你的政策时间比较晚,他一直预期你会宽松没有宽松,也可能因为力度不够大,或者也有可能因为我们调整了政策之后,有很多官员的解读,市场觉得说了很多话,不会宽松、不会放水、不会强刺激,把原来认为会继续宽松的预期对冲掉了,所以可能没有直接的影响。

主持人

那此次降准是否也有可能让资金流向股市和楼市这些资产领域?

[13:26]

黄益平

这个不是特别好说,如果是降准,理论上来说市场上钱多了,我觉得它流向各个领域的钱都会增加,但也不会排除会有一些流向楼市或者股市,但是最终资本市场的本身是跟你的预期有关,就像我们刚才说的,如果市场认为尽管央行降准了,但是不会对流动性造成根本性的影响或者改变,那么也许大家就不会对股市的看法特别好,如果说对股市的预期不是特别好的话,钱就不会特别多,我觉得房地产市场可能也是这样的,所以说水涨船高,大家的钱都会多一些。但是归根到底会不会把钱投到房地产市场或者股票市场,是投要看资者认为这两个市场往上走的潜力有多大。从房地产市场来看,应该说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基本上已经见底了,但是到底能不能大幅度往上涨,我觉得这会有很大问题,我自己觉得可能性不是很大。另一方面从股市来说,我觉得也许会继续往上浮,但是短期内有多少钱能进去?我也很难做一个直接的预测。 [13:26]

主持人

好的,谢谢黄教授,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谢谢关注。

[13:26]

黄益平

谢谢! [13:26]

(责任编辑:佟胜良)

作者:www.ccpit.org    日期:2015-02-08    来源:www.ce.cn   点击: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