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8年01月17日 01:24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广东人大代表约见制度:从纸上建议到面对面交锋

两会纵深 约见

2014年12月31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公布《省人大代表闭会期间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暂行办法》(下文简称《暂行办法》),规定在人代会闭会期间,省人大代表可以个人或联名指定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在2015年广东省共进行了8场人大代表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的活动。该制度已实行一年,情况如何?北青报记者为此实地采访。

探因

约见制度是如何出台的?

据公开报道显示,约见制度在湛江等市都有过探索,但省人大代表约见政府机关负责人的情况却不多见。

为什么要实行约见制度?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选举联络人事任免工作委员会(下称选联工委)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代表履职的使命感越来越强,然而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凸显、交织重叠且涉及多个部门,在短期内或某个部门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书面答复难以解释清楚。因此,出台约见制度很有必要。

北青报记者发现,早在2014年2月出台的省人大常委会领导班子落实整改措施和建章立制工作方案,就提出要开展代表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工作,而工作的牵头领导是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雷于蓝,负责实施的是选联工委。

在当年的10月召开的省人大代表履职工作座谈会上,曾讨论修改《关于拓展省人大代表履职途径,更好发挥代表作用的若干意见(稿)》,规定“代表在闭会期间开展履职活动,可书面提出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的要求”。此稿由选联工委负责起草,总结了广东省代表工作的经验,并将成熟的经验上升为工作制度。

2014年12月16日,广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一次主任会议通过了《暂行办法》,12月31日向社会公布。

讲述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陆翠芬是《暂行办法》出台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1月16日,陆翠芬等代表就关于农村村居饮用水难等问题,约见了广东省政府办公厅等多部门负责人,这是《暂行办法》出台后的首次约见。

“我是(《暂行办法》出台后)第一个约见相关国家机关负责人的,”省人大代表陆翠芬对北青报记者说,“因为我一直在基层,发现农村村居用水是政府的一个短板,就写了建议。”

第一次约见是如何促成的?

陆翠芬经过调研发现,广东省村(居)民生活用水存在很大问题,于是便写了建议。2014年12月22日下午,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黄龙云与陆翠芬见面座谈,陆翠芬便把建议交给了黄龙云。彼时《暂行办法》刚刚获得通过,“黄龙云主任发现这个问题影响面比较大,解决起来可能牵涉几个部门联动,于是便建议采用约见”。

2015年1月6日,陆翠芬向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解决村(居)民生活用水难问题的约见要求》,足足五页。

省人大选联工委如何筛选议题?

陆翠芬告诉北青报记者,当她提出要约见相关国家机关负责人的请求后,选联工委为验证此问题是否属于共性问题,曾展开详细摸查,并询问了其他多位省代表。

“省人大那边给我提供了几个家在农村的代表,我就打电话一个个与他们进行了沟通。”在陆翠芬展示给北青报记者的本子上,记录了每一位代表对此事的看法。

“在2014年12月28日和30日,我和几位代表连续开了两个碰头会议。”陆翠芬告诉北青报记者,多位代表一起推动同一个事情,更容易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第一次见这种场面有点紧张”

“作为一个基层代表,一下来了好几个部门的领导,当时我们的心里都还是很紧张的。”陆翠芬坦言,“当初心里还是有一点压力,很紧张,想会不会我们反映的问题领导不高兴?会不会我们说得太过火,他们不喜欢?有这种担心。”

陆翠芬告诉北青报记者,在第一次约见散会后,她马上跑去跟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讲,她的目的是通过约见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和联动,共同推进事情解决,不是针对某一个部门。“他们也很客气,很尊重,说明白(我),(并且)都表示理解。”

陆翠芬透露,约见的座位呈回字形,各位代表与部门负责人面对面一字排开,省人大的主持人坐在代表中间。“主持人说完开场白后,我把我的问题简述一遍,省人大那边再让问题中涉及的主办和协办单位负责人回应,如果在回应中有问题,我们也可以对话。”陆翠芬表示。作为一名基层代表,陆翠芬曾经在现场追问过相关负责人。

问题已成省人大重点工作之一

2015年3月,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举行发布会,决定委托第三方机构对陆翠芬提出的问题展开论证。

省人大农委副主任委员林进雄表示,通过调研论证,摸清全省城镇化中村居供水现状,找出问题,提出改进对策与措施,为省人大常委会的相关工作和人大代表履职提供科学依据,督促和推动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工作,力争到2018年底前率先实现村居供水公共服务一体化。

陆翠芬告诉北青报记者,除了评估,省人大曾去多个地方调研,在今年该问题已经成为了省人大五个重点工作之一。“去年主要是摸查和摸底,今年会继续推进,”陆翠芬说,“但因牵涉面太广,广东省村(居)用水问题不可能立竿见影。”

保障

约见问题的专业性如何保障?

谢小云是广东省某企业的副总经理,去年8月,她曾作为领衔代表,就罪犯保外就医管理的问题,与陆增康等一起,约见了省检察院、公安厅等机关负责人。

“我曾在去年的省人大会上提出过这个问题,之后又想到了约见。”谢小云告诉北青报记者,跟她对接的是选联工委的工作人员,“之后选联工委让我选择一些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代表。”

多位代表联动,增强专业性

《暂行办法》中规定,省人大代表对通过参加集中视察、专题调研、执法检查和联系人民群众发现的问题,以及对代表所提议案建议的办理情况有意见,可以个人或者联名提出约见有关国家机关负责人的要求。

但北青报记者发现,去年的多场约见都是多对多,即多位省人大代表一起约见多位政府部门领导。

“其实我不找其他代表选联工委也会帮我找的,多点不同行业的代表发表个人感受,会更加有说服力。”谢小云告诉北青报记者,多位人大代表一起约见,可以兼顾不同行业,采纳不同看法,防止意见偏颇。

在去年8月的那场约见中,谢小云邀请了律师、董事长、雕塑家等不同身份的省人大代表。

省人大安排专人答疑

谢小云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她向省人大提交了约见要求后,省人大便做了很多支持工作。

“很多资料都是省人大提供给我的。”在谢小云展示给北青报记者的材料中,包括《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等多项文件资料。

除了帮忙找资料,广东省人大安排了一位专人与领衔代表谢小云联系。“因为我们都是兼职,省人大找的这个专人,主要负责帮忙修改我们的稿子、答复我们的疑问,互相沟通。”

如何保证约见不流于形式?

约见制度出台后,有不少人担心,该制度会不会流于形式?如何保证政府在约见之后不会出现不作为?

代表工作部门跟踪督办

《暂行办法》规定,省人大常委会代表工作部门应对约见问题的办理进行跟踪督办。提出约见的省人大代表对办理情况不满意的,由省人大常委会代表工作部门交有关国家机关重新办理。

选联工委副主任潘江表示,“对于约见时代表提出的一些建议的办理,省人大选联工委有专职的联络处来负责跟踪办理,与有关单位取得联系,督促他们抓紧办理答复代表。”

以去年的一场约见为例:去年5月,广东省人大代表就如何加大力度解决广东省普通公路养护建设资金、管理和监督等问题,约见有关政府部门负责人,省人大代表李慧琴晒了多张险情图,直指本地乡村局部公路存在严重的水毁塌方问题。

此后,选联工委曾跟进协调省交通公路部门推动问题解决,广东省、市、县三级交通公路部门共同研究解决方案,并完成了相关水毁路段的修复任务。

作者:新浪    日期:2016-03-12    来源:www.gzec.com.cn   点击: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