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1月24日 02:59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美联储加快退出QE加大人民币贬值预期

美联储加快退出QE

加大人民币贬值预期

■黄志龙

3月20日,美联储发布了今年第二次FOMC(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决议,这也是美联储新任主席耶伦首次出席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这次会议表明,美联储正在加快退出非常规的货币政策(QE),提前进入加息周期。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化动向,将对全球和中国经济产生深刻影响。

美联储已具备退出QE条件

首先,美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

2013年三、四季度,美国经济增速环比折年率为4.1%和3.2%,远远高于日本和欧元区的经济增速,美国经济再次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今年2月份,美国工业生产环比增长0.6%,高于美联储预期的0%,其中制造业生产指数环比扩张了0.81%,创造了2013年以来的新高,这表明美国的工业生产开始从2013年严寒冬季不利影响中复苏。与此同时,2月份美国工业产能利用率升至79.2%,为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制造业产能利利用率则由上月为76.65%升至77.14%,在受恶劣天气影响后重新回到77%以上。

其次,美国就业和劳动力市场持续改善

失业率是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的关键指标。今年2月份,美国失业率为6.7%,略高于上月的6.6%,其主要原因是社会劳动力人数在2月份上升了26.4万人。当前的失业率已经接近2008年10月份“雷曼破产”时6.5%的失业率。从新增非农就业岗位数也可看出美国就业市场向好的趋势,2月份美国新增非农业就业岗位数增加17.5万个,高于市场预期。同时,美国3月份第二周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为32 万人,维持在近四个月最低处,这表明美国就业市场仍在继续走强。美联储近期已下调了今年以及明后年的失业率预期,今年失业率预期区间由12月份预测的6.3%至6.6%下调至6.1%至6.3%。

第三,房地产市场景气持续上升

2013年四季度恶劣天气给美国房地产销售带来一定负面影响,但是美国房地产市场目前仍然处在扩张的态势。今年2月份,美国新屋销售折年数为44万套,连续六个月高于40万套,住宅建造支出折年数高达3644亿美元,创金融危机以来新高。新屋开工折年数为907万套,持续高于危机以来月均套数。目前,美国全国成屋库存为200万户,仅相当于5.2个月销售量,已经低于金融危机前水平。房价方面,1月份标准普尔20个大中城市房价指数同比上涨了13.24%,已连续12个月同比涨幅在10%以上。随着气候条件改善、就业增长的持续强劲和收入的增长,房地产市场将保持持续景气的趋势。

第四,通货膨胀保持基本稳定

2月份美国CPI同比增长1.1%,低于市场预期的1.2%,环比增长0.1%。与此同时,2月份核心CPI同比增长1.6%。能源价格下降是美国低通胀的关键因素,其主要原因是美国页岩气革命使得能源自给率上升,能源生产和供应成本下降。然而,随着消费回暖、资本性支出增加,中期美国物价将温和回升。反映通胀趋势先行指标(10年国债收益率和TIPs收益率之差)趋势表明, 2014年美国通胀率将上升到1.7%左右,2015年将达到2%目标值。因此,中期看美国既不会面临通缩风险,同时物价上涨压力也不大,美国经济将处于低通胀、稳定增速的黄金区间,这将为美国坚决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提供良好的经济基础。

美QE缩减和加息预期

双重因素冲击全球经济

QE缩减和加息预期双重因素将冲击全球金融市场。

此次缩减QE规模并不出乎市场预期,去年下半年以来市场已经提前消化了这一预期,因而对全球的经济金融市场短期冲击并不大。但在QE规模缩减以及加息预期进一步明确的双重影响下,全球金融市场仍将面临一定风险。

美联储加息预期和缩减流动性,将会提升美国债券收益率。美联储会议结果公布当天,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升高7个基点至0.42%,盘中一度飙升10个基点,为2011年6月以来最大升幅。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从2012年7月份的1.47%上升至目前的3%左右,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利差逐步缩小,资本套利交易收益将逐步下行,美元将加快回流美国,进一步影响其他国家的流动性情况。特别是外汇储备较少的部分新兴经济体,可能面临新一轮国际资本外流风险,货币贬值压力和宏观经济调控压力将加大。

QE缩减和提前加息双重因素影响中国金融市场和人民币走势。

目前,我国外汇储备充裕、资本账户尚未完全开放、经济稳定增长,保证了我国所受冲击较小。但在QE继续减量及加息预期叠加的影响下,我国人民币阶段性贬值预期可能有所强化,资产价格面临的压力将加大。

一是加大人民币阶段性贬值预期。2月中旬以来,人民币总体呈现连续贬值趋势,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强化和QE的继续减量,美国国债利率上行幅度加大,人民币阶段性贬值预期可能强化。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汇率已经由6.09:1贬至3月27日的6.15:1,在香港无本金交割外汇市场(NDF)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6.24:1。

二是我国将再次面临资本外逃的压力。在美国QE退出和加息预期的影响下,美元资产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将上升,我国面临资本流出的风险。2月份我国外贸逆差、实际使用外资和短期资本流出使得我国新增外汇占款大幅下降至1282.46亿元,创2013年9月以来新低。

三是我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压力加大。美联储缩减QE以及加息预期消息将进一步加大国内流动性压力,给资产价格带来一定冲击。当前,我国房地产市场正处于高度敏感时期,相当一部分城市和地区正面临泡沫破灭的风险,美联储加快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可能成为我国房地产泡沫破灭的导火索。

中国三大应对策略

一是继续扩大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近一年来,大部分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均出现了大幅贬值,各国竞争性汇率政策使得人民币保持稳定的难度越来越大。因此,货币当局应继续扩大人民币波动区间,保持人民币双向波动或适度贬值,这可以有效发挥汇率机制来缓冲美联储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对我国出口的压力。

二是加强对短期资本和热钱流动监管。建立对短期资本流动的监测预警机制,加强对资金流向的监管,必要时可重新启动新一轮的资本管制措施,研究出台“托宾税”或“无息准备金”等资本管制工具,增加短期资本进出的成本,防止资金无序流出可能导致的金融动荡。

三是适度放松货币政策。实际上,美联储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导致大规模的资本流出,将可能使得我国境内流动性紧张。因此,境内货币政策应进行适当调整,适当下调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或通过公开市场操作,释放流动性。这一方面可以缓解地方债务的负担,同时防止房地产泡沫的快速破灭。

(作者为中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部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姣雁)

作者:www.ccpit.org    日期:2014-04-12    来源:www.ce.cn   点击: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