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8年12月11日 01:06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救治汶川地震孩子的医生:听说孩子们很好,我们很放心

【他们这十年】那些经历了地震的孩子 你们好 我们很放心

华龙网5月12日6时讯(记者林楠)汶川地震十年,到底该去讲述些什么回忆些什么?经历了那场灾难的孩子们现在过着怎样的生活?记者分别问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参与救治地震儿童的三位医生,他们都说:听说孩子们很好,我们很放心。

整装待发的医护人员。重医儿童医院供图
整装待发的医护人员。重医儿童医院供图

记者手记:

这个采访并不像想象中那样,会让我感动流涕,抑或是悲痛不已。事实上,在采访完之后的这两三天里,我好吃好睡,说不定梦里嘴角带笑。因为,当你知道,那些曾经的伤痛已经淡去,那些曾经的不安已经平静――他们这十年,认真生活,努力长大。一切都很好

01.“不是冷漠,是因为没有时间去难过”

一开始,和烧伤整形外科主任邱林提起王彬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有点想不起来。

“最美小志愿者”“抗震救灾小英雄”“断臂小天使”,当年8岁的王彬,带着许多光环和荣耀,受到全国的关注。一只手臂的她,蹦蹦跳跳地跑去医生办公室唱歌,在病房里安慰其他的孩子,没有人不爱她。

王彬和李明主任。重医儿童医院供图
王彬和李明主任。重医儿童医院供图

然而,和王彬朝夕相处的邱林医生竟然一时记不起这个名字。在我们的提醒下,邱林说:“噢!你是说她,最早被送来的那个小姑娘,她笑得特别乖!”

遗忘,是因为邱林几乎不会去回忆。

从5月12日当天傍晚陆续有受伤的孩子被送到医院开始,直到之后的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邱林每晚离开医院的时候,都在病房外面听到孩子的哭声。有时候是短促的几声,有时候拉长声音哭得很久很久。

即便一天都没吃上两口饭,但邱林回家以后也只是随便扒了几筷子,草草洗漱就躺到床上。然后把积攒了一天的情绪发泄出来,不由自主地哭。

即便她没有去过现场,也如同亲历一般。

5号楼4层。当年,重医儿童医院的烧伤整形外科和骨科刚好在同一层,医院便把这一层所有的病房设置为抗震救灾病房,全部用来收治地震中受伤的孩子。

5月10几号的一天上午。邱林记不起来具体哪一天,突然间就从北川送来几十个孩子。却没有忙乱,整个医院几乎所有的医护人员和行政人员都出动了,他们井井有条地工作着。

一个接着一个地接送担架,推上电梯,推进病房。检验科的医护人员早已等在病房,医生立刻开始进行各种初诊检查,护士开始给孩子们输液。随后,骨科和烧伤整形外科的两组医生马上进入病房,工作同时进行――骨科医生检查受伤情况,烧伤整形外科医生进行清创。

残缺的肢体,直接暴露在外面的骨头,翻出来的红色肌肉。还有孩子们的脸。

说着,邱林突然停下来,拧开手边的矿泉水喝了一口。“挺多人问过我当时看到这些有没有哭,没有。不是冷漠,是没有时间去难过。”

02.“我在电视上看到她在北川过得挺好,我就很开心”

骨科主任李明前几天从电视上看到郭冬梅的采访。完成学业后的郭冬梅回到了北川老家,成为了一名管理会计。她带着假肢,奔走在村间颠簸的路上,在乡镇普通的岗位上踏踏实实地工作着。

李明给郭冬梅打了个电话。电话里,两个人开心地闲聊着近况,李明听郭冬梅谈着未来的打算。末了,郭冬梅说,谢谢你们让我能够继续拥抱这个美好的世界。

10年前地震发生时,李明正在老家休假。知道地震了,他拔腿就往车站跑,当天就回了医院。

郭冬梅被送到医院时重度昏迷,左腿已经被截肢,右腿也伤得重,同时还有败血症和急性肾衰竭。为了减轻压力,防止高能量损伤引起骨筋膜综合征,保住郭冬梅仅存的右腿,她的小腿被切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从膝关节一直延伸到脚踝。

那年郭冬梅16岁,是北川中学的学生,她那个班级50几个只活下来3个人。

漂漂亮亮的花季女孩,两条腿都没了以后只能坐轮椅,想想就不忍。前前后后,李明和同事为郭冬梅做了十来次手术。

那一次在重医儿童医院接受救治的100个孩子,无一例死亡,无一例再感染,无一例再截肢。

“这是我这辈子做医生最累的一次,也是最自豪的一次。”

03.“阿姨一定帮你把手手找回来”

王彬和李廷玉教授。重医儿童医院供图
王彬和李廷玉教授。重医儿童医院供图

李廷玉教授的电脑里,一个个文件夹按年份整整齐齐地排列。她点开2008年那一个给我们看。

“这个就是王彬,你们看她笑得多好。”李廷玉教授指着一张照片说。照片里,她和王彬走在一起,那天是王彬出院,李廷玉来送她。

那年8岁的王彬在重庆梁平县文化镇小学念书,教学楼快塌的时候她原本已经跑了出来,但又折返回去找同学。醒来的时候王彬发现自己躺在重医儿童医院的ICU病房里,一只手没了。

“她哭着喊‘我要我的手手’,我跟她说阿姨现在做不到,但以后一定帮你把手手找回来。”李廷玉那时是医院院长,也是抗震救灾总指挥,她当着大家的面对王彬许了诺。

她心想着,只有帮她装上义肢,才能放下心。

一开始王彬不吃不喝,也不跟人说话。李廷玉和ICU病房的医生们一起想方设法哄她开心,买来她最喜欢的芭比娃娃。每天早晨7点半,李廷玉都会准时到病房陪王彬说话。

笑容渐渐回到这个善良小女孩的脸上。从ICU转到抗震救灾病房后她开始“串门”,跑到其他病房去安慰别人。李廷玉对王彬说过的话记得很清楚,“牙齿咬咬,就不痛了,你看我都好了。”

王彬出院以后,“找手手”这件事在李廷玉心中一直放不下,四处打听可以安装义肢的医院,但王彬的右臂从肩关节断裂,没有可以支撑义肢的骨头,很难安装。

2011年,李廷玉听说香港中文大学有一种特殊的义肢正好适合王彬,就立即联系她。王彬说自己已经在北京红十字会的帮助下成功安装了义肢,这让李廷玉非常欣慰。

这个孩子的“手手”总算找回来了。

10年来,两个人一直保持着通话。2018年春节,王彬给李廷玉打电话,说自己已经高三了,打算考师范院校当一名幼师。现在,高考临近,李廷玉总想问问王彬准备得怎么样,又怕让她分了心。

拿起电话,李廷玉心想着,只要孩子考上理想的大学,那就放心了。又放下电话。

作者:新浪    日期:2018-05-12    来源:www.gzec.com.cn   点击: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