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0月23日 15:55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秦朔访田溯宁:“反馈经济”让制造业重回中心

最近20多年的中国信息产业发展史,田溯宁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

1963年出生于北京的他,1992年获得美国得州理工大学博士学位,1993年他和丁健等留学生在达拉斯创建了Internet公司“亚信”。1995年亚信带着Internet核心技术移师国内,先后承建了近百个网络工程,被称为“中国Internet主建筑师”。2000年亚信成为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的第一家中国高科技企业,而此前一年,田溯宁被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聘为总裁,2006年田溯宁辞去网通CEO,成立宽带资本,十年来致力于在以云计算、大数据为核心的信息科技领域布道与投资。目前他还担任亚信集团的董事长,开启亚信2.0时代。

今年2月1日到3日,田溯宁到硅谷参加万事达卡(MasterCard)的董事会,他将交流中和万事达卡业务不相干的一些观点写成笔记在微信中公开,迅速引爆了朋友圈。

每年坚持在硅谷花费一段时间

秦朔:田总,如果从您1987年自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毕业、赴美留学算起,已经快30年了。这30年,您了解全球最新科技趋势的方式主要是什么?

田溯宁:用我们中国的老话,还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同时和全球TMT等领域的企业家、科学家以各种方式多接触。比如我在网通时,请了默多克出任网通独立董事和薪酬委员会主席。我也担任了万事达卡的独立董事、联想集团独立董事、哈佛商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等很多角色。多年来,我一直坚持每年在硅谷花费一段时间,看项目听想法。时间久了,往返硅谷和北京甚至不用倒时差。

这次在硅谷我见到和进行交流的企业领导人包括,Facebook的COO桑德伯格和主管企业与营销合作的副总裁David Fischer;苹果公司的CEO库克和互联网软件和服务高级副总裁Eddy Cue,他也是法拉利公司董事;谷歌的新CEO Sundar Pichai和高级副总裁Neal Mahan(之前是主管广告业务的副总裁),以及硅谷顶级VC公司Andreessen Horitz的联合创始人安德森(Mac Andreessen),他也是当年网景公司的创始人,云计算的第一个实践者。我们和他们的交流每次大概2小时,主要是问答方式。

秦朔:这些交流中您得到的收获主要有哪些?

田溯宁:这些最前沿的领导性公司的判断,对于我们加深对行业和未来的认识有很大帮助,比如Facebook的核心观点是,要以移动的人为核心。苹果的观点是5年后的手机与今天完全不同,“使每个人通过计算更有力量”仍是苹果的核心战略。谷歌认为世界正在为“时刻”提供服务,人们要知道这个时刻、到这个时刻、行动在这个时刻、购买这个时刻。互联网领域的传奇人物安德森认为认为新一代软件的特征是云架构与智能化,企业计算会引导未来十年的创新。

田溯宁硅谷笔记和五大体会

Facebook的观点

1.手机/移动已经成为人们交流的核心:美国人平均每天使用3个小时,看手机120次,其中37%和商业有关;

2.公司的组织形态在发生根本变化,核心是如何建立、影响员工的注意力。社交型组织正在建立;

3.公司未来是以“人”为中心,围绕“移动的人”来组织、提供他的需求;

4. Messages(信息流)是公司未来,世界上会因为文化、监管的原因出现几个大的Messages群体(如WhatsApp, line, WeChat微信)。

Apple的观点:

1.5年之后的手机与今天完全不同,八年前世界前三名手机公司(Moto, Nokia, Rim)均已消失;

2.乔布斯的愿景是使每个人通过计算更有力量,这仍是公司核心战略。个人计算机仅解决人在办公室内的许多需求,可佩戴设备会“外包”掉大部分今天的医院和医生的工作;

3.Apple董事会仅有八个成员,他们主要讨论产品的路线图,iPhone6光外壳材料就试过几千种,把“简单”交给客户,而把“复杂”放在创新与生产过程中;

4.Apple系统并未完全封闭,而是认为“个人”需要那些经过检验与符合社会观念的apps。企业的使命就是让“人”节约更多时间。

Google的观点:

1.世界正在为“时刻”提供服务,Micro-Moments(片刻)正在到来:

“I-want-to-know moments,

I-want-to-go moments,

I-want-to-do moments,

I-want-to-buy moments”

即时、即地,想知、想去、想做、想买,正在成为年轻一代的生活方式。时空观点在变;

2.Google对高管的战略要求:你能否做一个产品有一亿用户,或赚十亿美元?

3.智能是下一代产品核心。谷歌的时刻表(Calendar)将提醒你工作时间长了要休息;什么样的天气要注意保暖。音乐会有DJ功能,Deep learning VS 围棋的的胜利是一个重要事件;

4.有13年历史的谷歌正在进行组织再造,分拆成数个公司,来专注于创造。华��街为这种新型组织“埋单”,知识时代需要新型物种;

Mac Andreessen的观点:

1. 软件正在重新定义世界;

2. 新一代软件:云架构与智能化;

3. 企业计算会引导未来十年创新。

――通过这些交流,我有五点体会:

一是硅谷的三大公司对未来非常乐观,同时有强烈的使命感与危机意识。Google与Facebook的管理迅速成熟,两年之前我去过这两家公司,看到的是活力与混乱。今天他们已经有完整的接待程序,组织交流会议,partnership programs等等清楚的流程,并在思考与实践组织与管理创新。

二是对中国的重视。苹果公司的库克最正面,他对中国市场信心十足并将接受监管要求,谷歌的新CEO Sundar 说谷歌正在Android系统研发等方面加强与中国的合作,作为一个全球公司,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是一个难题。Facebook表示要向微信学习商业化的经验。

三是三个公司代表了不同的世界观、方法论与业务模式。如同Google的Sundar所讲,当代的社会管理与制度(封闭vs开放)也许难以说有好坏之分,但却给人们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四是企业管理在移动、社交与智能的时代正在发生根本变化。桑德伯格说了一句话令我体会颇深:“今天我们企业的经营计划总是为达到预算与华尔街期望,这种计划最大的问题是不够大胆。今天需要更大胆、更具野心、更拥有想象力的团队来超越传统计划预算系统。”Facebook上市之后就这样做的。

五是印度裔美国人在美国的公司影响越来越强,比如谷歌CEO等三位高管,微软和万事达卡的CEO都是印度人。

综合以上,再加上访问的几个中小企业,我的总体感觉是,新型企业软件在崛起,移动智能以云与大数据的方式正在蕴育大的变革,信息技术会迎来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

最大的敌人是想象力不足,勇气不足,坚持不足

秦朔:看来全球经济并不像最近很多人预言的那么悲哀。

田溯宁:我曾经在一个演讲中说,我们最大的敌人是缺乏想象力,成功就是想象力加上勇气和坚持。我自己的体会是,很困难的时候,往往预示着转机。2005年那阵子,我也经历过职业生涯中很累的时候,不想一直待下去,但没有激情再去创建一个新亚信。有一次晚宴,我和华尔街的VC大佬Tom Perkins聊天,他对我说,如果我是你,我就在中国做一个基金平台,我保证,你一定会非常愉快。2006年,我辞职创建了宽带资本,专注在TMT和科技产业的投资,开始了人生的新历程。因此在科技行业,甚至在整个经济中,最大的敌人都是想象力不足,勇气不足,坚持不足。

拿中国来说,我觉得在PC互联网时代,我们和硅谷差20年;在移动和社交时代,距离缩短至5年;在大数据浪潮中,几乎是零距离了。我们看到,大规模生产、分享、应用数据的时代已经开启,数据正在成为关键的生产要素,许多创新和进步由此发端,大数据让信息从知识的载体进化为智慧的源泉。我相信在大数据和云计算领域一定会出现领导全球的创新公司,而这样的伟大公司很可能在中国。所以好几年前,我就发起成立了北京云计算基地,孵化了思创银联、天云科技一批云计算企业。张明正、杨致远等都入了股,我们看好云计算的前景,这是中国前所未有的机会。云计算是发电机,大数据是电,会带来全新的、难以想象的商业机会。就像互联网创造了搜索、电子商务、竞价排名等一系列机会一样,云计算、大数据会孕育更多新的公司类型。

“类运营商企业”引领未来

秦朔:我注意到您多次提出产业互联网是未来的一大亮点,最近又提出在产业互联网年代,领导性的企业应该是所谓“类运营商企业”。

田溯宁:过去的互联网,为消费者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服务,但对实效、安全、可靠性的要求并不是很高。而当互联网和金融、电力、健康等等连接在一起的时候,就要求高可靠及应用性。“互联网+”不是互联网和各个传统行业简单相加,而是要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以及互联网平台,让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进行深度融合,创造新的发展生态,这中间的关键就是产业互联网化,比如银行、医院、教育、交通等关键领域的互联网化。

亚信公司是2014年向产业互联网进行战略转型的,它的愿景就是“产业互联网领航者”。

我认为,产业互联网时代需要“超级运营商”类型的企业。传统的电芯运营商要以开放的心态,将自己长期积累的业务运营支撑系统(BOSS)能力开放给更多的互联网企业,为已经和即将出现的各种互联网应用提供计费、用户认证和安全保障的能力,从而实现向“超级运营商”的转变。而互联网企业和传统企业,借助电信运营商开放出来的先进的业务运营支撑系统,可以使自己完成从运营产品到运营客户的转变,为每位终端用户提供个性化、人性化服务和产品,完成向“超级运营商”的转型。

我在《人民邮电报》写过一篇文章,我觉得,当世界进入共享经济时代时,企业的运作模式就与运营商模式非常类似,它们不仅需要记录客户的各种信息,比如什么人在什么地方使用了多长时间的什么服务,更需要为客户提供实时、可靠、可交互、可追溯的服务。今后这样的企业可以称之为“类运营商化”的企业,这从滴滴、Airbnb、Uber等身上已经可以明显看到。他们具有鲜明的运营商特征,但这些特征不属于传统的运营商,而来自于我所说的“超级运营商”。

“反馈经济”让制造业重回中心

秦朔:有人说您已经从“宽带先生”变成“云先生”,我看您最近还提出了一个新概念,就是“反馈经济”。

田溯宁:是的,除了共享经济,我对于反馈经济也很关注。所谓“反馈”,就是把移动设备获知的各种数据时时传输到云上去,通过大数据进行比较分析计算,反馈到手机终端或其他设备上。随着智能终端的无处不在,计算能力和数据越来越强大,生产商就可以把流通过程与消费者使用的过程都记录下来,形成闭环,这就是反馈经济。

过去传统制造业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规模化生产和使用者的多样化需求的的矛盾。但如果制造业具备了云计算、大数据和智能终端能力,那么制造业会重新回到产业链的价值中心,你拥有的客户会成为未来的主人。在反馈经济这一闭环过程中,整个经济的运行也会更加合理,更加节约,真正做到弹性制造、爱心制造。那样的话,每个企业就不再只是产品生产者、服务提供者,而是通过产品与服务与客户建立起“强关系”,成为24小时在线,并能了解、预测客户需求的“客户运营商”,以客户为中心,给其最需要的生活。

打个比方,传统冰箱企业卖了冰箱就结束了生意,一些售后服务也不是自己直接做的,外包给第三方。但是未来的模式是,企业会把每一台冰箱都做标记,卖完冰箱后和顾客的关系刚刚开始,通过物联网芯片和感应器,能了解冰箱的使用信息,甚至能成为顾客的食品供应商。

也就是说,在未来,谁能更快、更好地把握顾客反馈,谁就能在竞争中胜出。

以田溯宁的成就和地位,他在TMT领域是少数几个不老的传奇,因而备受尊重。但他一直在反思自己。他说在亚信和网通时,想象力不够大,勇气也不够大。他说过了50岁的本能就是保守,而做投资要不断地跟自己的保守来战斗。他说看到的未来是越来越激动人心的信息技术的发展,是新黄金时代,“一旦松懈就会被抛下”。他还在路上,还在不停地冲。

“观念可以改变历史的轨迹。”田溯宁他们这一代,不仅用鲜活的观念,还用在不同时点上亲自参与的持续探索,给中国的信息产业播下希望的种子,催生出蓬蓬勃勃、生机无限的知识与智慧的原野。

(责任编辑:王姣雁)

作者:www.ccpit.org    日期:2016-02-20    来源:www.ce.cn   点击: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