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2月12日 20:50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大蒜疯涨调查:蒜商包地炒蒜 有人筹数千万欲囤蒜

蒜农在田里抽蒜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照普I 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照普 | 江苏、山东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20期)

今年三四月份,大宗商品市场遭到爆炒,期货市场的炒作氛围和投机风潮也影响了偏僻的农村,金乡县大蒜市场炒作之风骤然刮起,让本已波澜起伏的市场行情再度疯狂。

在中国大蒜主产地――山东省金乡县,今年3月中下旬蒜价达到每斤6.7元左右,已超过2010年6.4元每斤的历史最高值,这一年是“蒜你狠”轰动中国的年份。

5月1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信息显示,4月份CPI同比上涨2.3%,而猪肉价格同比上涨28.4%,鲜菜价格同比上涨较多,涨幅达35.8%。个别市场的大蒜价格高达每斤10元,“蒜你狠”再度突袭、卷土重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连日来在山东兰陵县和金乡县,河南通许县和杞县,以及江苏邳州市等大蒜主产地调查发现,一些蒜商为了炒蒜谋利,提前包下蒜农地块。除了自然气候等因素对蒜价产生的微弱影响外,主导蒜价忽高忽低的主要因素还是流通环节的“囤积居奇”和资金炒作行为,炒家将蒜价作为高抛低吸的牟利工具。再过十几天,就是大量鲜蒜收获上市的时候,如果政府部门不加以干预和引导,到时候很可能会出现更加猛烈的炒作风潮。

蒜商田头包地炒蒜

大部分蒜农排斥包地

《中国经济周刊》在多地农村采访发现,四五月份,不少蒜商出现在农家地头,拿出卷尺丈量着蒜地。邳州种植大户朱宝说,这些蒜商哪里有利润空间就到哪里,他们在大蒜即将收获的季节来到这里,估算大蒜的产量,确定价格,给蒜农付现金或者支付定金就将蒜地包走了,然后再找人刨蒜出蒜。今年不少蒜商都看好蒜价,认定能冲出新高,于是他们带了大量现金加入到“炒蒜大军”中来。

山东金乡县的一位农民说,“每年都会有人来包地炒蒜,有的赚了,也有人赔得倾家荡产,这几年还不错,蒜价比较稳。所以包地的价格也比较稳,一般是3000元~5000元每亩。”

据记者了解,多地价格部门监测发现,这几个月大蒜一直在涨,从年初的6元多每斤,涨到现在的八九元钱每斤,甚至高的达到每斤10元以上,与去年同期相比,蒜价上涨49%。

大部分蒜农拒绝将蒜地整包出去。在邳州市邳城镇城西村,惠老汉的3亩多蒜地已有不少人过来打听,他拒绝将蒜地承包出去。惠老汉说,今年蒜价行情一直很好,他们全家辛辛苦苦地将一瓣瓣蒜种栽下去,现在好不容易遇到好收成,好价钱,即使累点苦点也不愿意包出去。对于这种说法,记者在其他几个县的农村也屡屡听说。

一位蒜农介绍,之所以包地炒蒜,主要是蒜价居高不下。今年大蒜价格走势太好了,目前鲜蒜出来一斤就要卖到1.6元到2元,去年才卖1元每斤,去年的干蒜批发价在每斤六七元,市场价也要在八九元,因此蒜商觉得里面潜藏着很大的利润空间,值得一赌。

邳州蒜商李先生称,今年大蒜的质量很不错,全国的种植面积比往年增加一些,大概稳定在400万亩,主要集中在河南、山东和江苏的交界处,其中金乡种植面积在100多万亩、邳州60多万亩、兰陵县在35万亩,其他的集中在河南杞县、通许一带,还有山东莱芜、泰安等地,但莱芜和泰安受年前霸王级寒潮的影响,几十万亩大蒜冻伤冻死,出现绝产情况,因此全国大蒜产量受到影响。但国内外的需求比较稳定,所以今年大蒜行情应该供不应求,蒜价不会走低。

山东兰陵县天下“第一蒜”的标志牌坊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照普I 摄

“蒜业华尔街”各路资金疯狂涌入炒蒜 蒜价或经历“过山车”行情

金乡县南店子大蒜市场有着“蒜业华尔街”之称,每天都有数百名蒜商聚集此处,其中大蒜经纪人有上百人,主要是搜集价格信息、观察行情和货源状况,了解市场上的蛛丝马迹。

《中国经济周刊》在现场看到,不少存货大户都捂盘惜售,因为存货少,量不大,炒蒜大军又不断加入,人气极度旺盛,所以不断推动大蒜价格水涨船高。

蒜价的攀升早在年初就初露端倪。新年伊始,蔬菜价格就不断攀高。一位菜贩子称,他都觉得今年菜价特别高,从批发商那里批菜,价格比去年贵了一半,“买两斤辣椒的价格就可以买一斤肉了”,以前四斤辣椒都买不到一斤肉,菜价高涨成了蒜价蹿升的前奏。

蒜价一涨俱荣,一跌俱损,其过山车行情让不少投资者兴奋冲动。 一位金乡县大蒜经纪人说,在金乡存一栋蒜也就是一库800吨 ,合计160万斤,如果每斤涨一毛,就是16万,每斤涨一元,就是160万。金乡今年存蒜大户有的存了七八栋,今年上半年大蒜疯涨,按一栋每斤最少挣一元来计算,一栋蒜就赚160万元,扣除各种成本,七八栋也能赚到上千万,去年的存蒜大户,如果今年上半年出货的话,都能赚得盆满钵满。

邳州市宿羊山镇也是远近闻名的大蒜产业镇,云集了众多的大蒜经纪人、收购大户、种植户和加工厂。《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该镇找到了一位经销大户,去年他“炒蒜”赚了800多万。他说,上个月还有一个蒜商朋友,存了两库货,大概不到2000吨,是去年3000元每吨存的,今年上半年出库价格达到12000元每吨,存了一年,每吨涨了9000元,他估算毛利也要赚到1800万。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问他今年是否还要加入“炒蒜大军”,他说那要看情况,今年上半年行情就太过猛烈,吓得他不敢跟进,只得走走停停,而不敢盲目进场,否则过山车行情一来,就要血本无归。目前,鲜蒜快要收割,库存蒜的炒作也告一段落,蒜价可能要被拉下来,所以近期还是不碰为妙。

该镇的另一位蒜商说,“今年的大蒜价格要比往年疯狂,因为现在新蒜还没有刨,旧的库存蒜价格就炒得满天飞,各种各样的资金都进来了。昨天一个同行说,他从上海筹了数千万资金准备到邳州收购囤积大蒜,等待涨价,还有的准备拿大笔资金‘包地囤蒜’,现在各路资金都在等着进入鲜蒜市场,这么多的钱一下子进入产量有限的大蒜农产品市场,不出现蒜价疯狂‘过山车’的行情才怪。”

(责任编辑:王姣雁)

作者:www.ccpit.org    日期:2016-05-29    来源:www.ce.cn   点击: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