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0月23日 12:46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北京:21亿吨水资源撑36亿吨需求 每年缺口15亿立方米

本报记者 杨汛

北京是水资源严重匮乏的特大型城市。经济学中有个木桶理论,即一个木桶的最大容量,不是由围成木桶的最长木板或平均长度决定的,而是由最短的那一块木板决定的。如果将这个理论放在首都可持续发展方面,水资源无疑是最短的那块木板。

近10年来,北京以年均不足21亿立方米的水资源,维持着36亿立方米的用水需求,每年水资源缺口已达15亿立方米。密云水库多年储水量低于10亿立方米,每年的用水缺口相当于一个半密云水库的储水量。

人均水资源量 = 杯底上的几滴水

丰台区樊永村育芳园小区里有个“节水达人”,名叫纪培新。他家里有个宝贝――“一瓢水”马桶。虽然外观看上去和普通马桶并没有太大区别,但没有水箱的设计和马桶边拖着的一根长长“摇把”,还是让它显出几分与众不同。

“不节水的马桶,冲一次需要用6升水;这个节水马桶只用1升水,就冲一次,保证干净。”一边说着,今年60岁的纪培新一边演示起来。左手拧开接入马桶的水阀,右手推着“摇杆”让马桶向后仰起,短短两秒钟,马桶就完成了一次冲洗。“就是利用水位差的原理,马桶后仰,水位高了,自然就流入下水管,用不了多少水。”

别小看这6升水和1升水的差别。老纪算了一笔账:同样一吨水,非节水马桶只能冲167次,“一瓢水”马桶能冲1000次,能够节约83%的水量。经年累月,省下的水可不是个小数目。

说起设计“一瓢水”马桶的初衷,纪培新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前不久他沿着凉水河转了转,很多地方都断流、干涸了。小时候一汪碧水的景象,现在越来越难见到。

“我可不仅仅是为了省点水费。北京的缺水一天比一天严重,是看得见的。”老纪是个老北京,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颐和园的西边,玉泉山一带,还有大片的水稻田。可现在老纪直犯嘀咕:北京的人口一直在增长,水一天比一天少,这么多人用水,水从哪儿来?照这样下去会不会难以为继?

老纪并不是杞人忧天。北京水资源的紧缺,确实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程度。

目前,北京的人均水资源量仅有100立方米左右,这一数据不足全国人均数据的1/20,不足世界人均数据的1/80。这是什么概念?假如将世界人均水资源量比作一杯水,全国人均水资源量仅仅相当于一个杯底。而北京的人均水资源量,只是杯底上的几滴水而已。

每年都“亏”一个半密云水库

北京本就不是一个多水的城市。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多年的平均降雨量是585毫米,年均形成水资源量37.4亿立方米,人均水资源量不足200立方米。但即便是这个数据,近年来依然在不断下降。

1999年以来,北京连续多年干旱,年均降雨量480毫米,进入新世纪后,年均形成水资源量仅仅21亿立方米。生活在北京的人都知道,从1999年至今,北京的人口却历经了一个爆发阶段,人口总数增长近800万。

人多了,水资源却没有增加。近十年来,北京以年均不足21亿立方米的水资源,维持着每年36亿立方米的用水需求。这意味着,每年北京的水资源缺口已达15亿立方米,而密云水库多年的蓄水量不到10亿立方米。照此算来,北京每年的水资源足足“亏”着一个半密云水库。

居民的日常生活中,拧开水龙头就有水似乎是理所应当。但是为了保障这个“理所应当”,北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艰辛的努力。

2013年7月24日,北京城区供水量达到289.2万立方米;7月25日,达到293.3万立方米;7月30日,达到294.1万立方米;到了8月26日,达到298万立方米。在刚刚过去的2013年,北京城区日供水量连续四次创下百年新高。最高的298万立方米,已经接近市区318万立方米的日供水能力极限。

怎么办?北京不得不继续大力开采地下水,确保居民用水安全。但这样的做法,已经导致了地下水严重超采。

以2013年为例,北京降雨量为501毫米,比多年平均减少14%。全市大中型水库蓄水总量18.15亿立方米,同期增加3.1亿立方米;全市平原区地下水平均埋深24.5米,比上年同期下降0.3米,地下水储量减少1.5亿立方米。

在这样一组数据背后,隐藏着令人触目惊心的现实。

与1998年相比,北京的地下水位已经下降12.8米,地下水储量减少65亿立方米;与1980年相比,地下水位下降18.1米,地下水储量减少92.5亿立方米。

水资源紧缺状况将长期存在

在地下水超采之外,北京依然想尽一切办法,实行着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坚持“农业用新水负增长,工业用新水零增长,生活用水控制性增长”,试图控制住用水总量。

这取得了一些成效。2000年,北京全市用水总量为40.4亿立方米,到2013年,减少到36亿立方米左右。这意味着,北京在人口增长近800万、地区生产总值增长近6倍的情况下,年用水总量反而减少了约4亿立方米。

与此同时,北京采取多渠道开源。比如利用已建成的南水北调京石段工程从河北四库(岗南、王快、黄壁庄、安格庄水库)累计调水16亿立方米;实施从山西册田、河北云州水库调水,增加官厅、密云水库入库水量;同时加大再生水利用,千方百计扩大水资源可利用量。

“通过开源节流,我市以年均21亿立方米的水资源量支撑了年均36亿立方米的用水需求,支撑了这一时期首都经济社会平稳较快发展,同时也付出了巨大的资源和环境代价。”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坦言。

“听说今年下半年,北京就能用上南水北调的水了。”把节水当事业的纪培新,说起北京的水资源,显现出几分担忧。“这水千里迢迢的输送到北京,多不容易啊!是不是以后用水就能松快点了?”

不过,老纪的预测似乎过于乐观了。

“北京人多水少、水资源紧缺不会因南水北调中线江水进京而根本改变,水资源紧缺将是我市长期需面对的形势。”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南水北调水进京后,需替换河北调水和地下水超采水量共8亿立方米,若考虑我市可能新增人口,用水需求增长和地下水超采区压采及回补的水量,未来水资源形势还是不容乐观。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水资源已成为制约北京可持续发展的主要瓶颈。如何更好地利用北京珍贵的水资源,成为每一个北京人必须思考的问题。

新闻延伸

居民用水占到总供水量56%

适度调整水价有利节约用水

推进水价改革对于北京而言,是运用经济手段,发挥价格杠杆作用,大力促进水资源节约的必要举措。

市发改委发布的数据显示,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用水人口增加,本市居民用水比例也不断增长。在城镇供水中,居民用水占到总供水量的56%,比1999年提高了12个百分点,因此适度调整居民水价对节约用水非常必要。

“北京现行的水价水平,与首都的水资源稀缺形势及可持续发展要求确实不相适应。”市水利规划设计院副院长张彤表示,本市现行水价居民用水每立方米4元,工商业用水每立方米6.21元,平均水价为每立方米4.97元,水价与反映市场供求、资源稀缺程度、生态环境损害成本和修复效益的要求差距较大。

水价偏低,导致水价成本倒挂,也开始影响到水企的运营。北京市成本调查队对本市供排水成本进行了成本监审,本市总的用水成本为每立方米6.38元,如果考虑供水企业需缴纳增值税等影响,含税成本为每立方米6.59元。这意味着,市民每用一立方米的水,其中就有2.59元超出成本。

那么,究竟阶梯水价如何调整?

据了解,本市将继续把居民基本用水价格保持在较低水平,居民用水分为基本需求和非基本需求。对居民基本用水需求,继续执行较低的价格政策,保持对居民基本用水的普惠制补贴政策,基本用水量覆盖85%或90%的居民家庭用户,高于国家指导意见10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本市还加大对低收入群体的保障。在调整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失业保险金和最低工资标准等社会保障相关待遇标准时,统筹考虑了水价调整因素,切实保障低收入群体生活水平不受水价调整的影响。

张彤认为,阶梯水价方案体现了“促进公平负担”的原则,有利于建立起多用水多负担的价格机制。

待听证方案设计的阶梯共分为三档,水价分档递增,体现保障和抑制用水的作用。一档水量保障居民基本生活用水需求,覆盖85%或90%的居民家庭用户,水价略低于成本。二档水量体现改善和提高居民生活质量的合理用水需求,水量覆盖96%的居民家庭用户,水价与成本基本相当。三档水量为超过二档部分,为高耗水需求,有4%的居民家庭用户,这部分水量的水价要体现水资源稀缺程度。

污水处理费每吨1.04元,排水成本每吨1.7元

节水为城市排污减负

本报记者 刘宇鑫

漫天飘飞的杨絮、柳絮,给住在清河岸边的杨健家阳台纱窗上铺了层“棉被”,可这个“80后”压根没打算收拾。

“不是工作忙犯懒,而是没必要。”杨健打小看到大的清河,是本市北部主要城市排水河道,自从河道里的水从澄清变成黄绿色,楼里的邻居在过去几个夏天一直不敢开窗户――难怪纱窗一年都不用打扫一次。

虽然自称“不是勤快人”,可杨健家里的水盆还特别多,那可都是家里节水的家伙什儿,日常一盆自来水能用三个过儿:洗菜、投墩布、冲马桶,以至于卫生间里的两个大木盆成了马桶“水库”,平时家里两口人冲厕主要靠“水库”放水,偶尔用自来水接个短儿。

处理能力翻番仍赶不上增量

前几年还好好的清水渠,怎么就变成了一条人见人怨的臭河沟?

在汇集这些污水的下游,清河再生水厂的实验室里,技术人员李亚明每天至少要检测“三瓶水”:头一瓶颜色泛黄,闻上去还有些臭鸡蛋的气味,第二瓶和第三瓶烧瓶里盛的看上去是清水。李亚明介绍,黄水取自污水处理环节的入水口,第二瓶中是经过深度处理后的再生水,第三瓶则是自来水。

2004年12月,水厂二期工程建成通水,日处理能力增加一倍至40万吨。去年夏天,水厂经过三期工程改造后,实现了每日污水处理及再生水生产“双55(万吨)”的规模。近10年来,清河再生水厂的日均水处理能力翻了一番还多,可却仍赶不上清河沿岸的生产、生活污水排放规模扩大的速度。

根据粗略调查,截至2013年,清河两岸总共有60多个排水口,常年排污的污水口就有25个。由于清河地区人口增长速度快,污水产生量也迅速增加,使得已建成的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不足达不到处理需求,部分污水溢流入河道,导致河水污染。技术人员算过一笔账:在清河再生水厂污水处理规模为日均40万吨的时候,实际上每天汇到污水处理厂的污水平均在50万吨以上,最高可达56万吨――每天至少有十多万吨污水,没有经过处理就直接排到了清河,这还没算上没有并入市政排污管线的污水。

目前,清河再生水厂的总污水日处理能力为55万吨,平常时段可以满足周边的污水来量。居民用水高峰主要在傍晚,所以水厂在每晚8时至11时最繁忙,有时甚至超出了水厂的污水处理能力,导致每天仍有数万吨没有经过处理的生活污水溢出管道,直排进清河河道。

治污收费与成本价格“倒挂”

经过筛除杂物、沉淀颗粒物、去除淤泥等工序,污水才能流进近千平方米的膜处理车间,包裹着膜处理设备的上百根管道纵横交错。在这里,污水开始变“清泉”。

膜处理用的膜,是一种特殊的过滤网,孔径有的只有0.02微米,比头发丝的千分之一还细。经过膜过滤之后,一些细菌、病毒、大分子污染物就会被过滤掉,然后再用臭氧脱色,让略带黄色的水变清,之后还要加氯、紫外线消毒,几乎把自来水的净化工艺都用上了。污水变成再生水,既可用于绿化、洗车,也可作河湖景观用水,供踏春的市民亲近。

然而,在水资源循环利用的背后,污水处理的收费标准与成本却常年倒挂。

2012年,市属企业排水成本为每立方米1.7元,目前本市现行居民用水污水处理费每立方米为1.04元;北京排水集团年业务收入11.88亿元,业务成本却高达15.53亿元。

“我们家里水用得越多,产生的污水就越多,家门口的清河水环境会更不堪重负,增加的治理成本仍要由全社会来负担。”水资源的这笔大账,杨健算得清楚。对于本市提高水价的方案,他和家人都投赞成票,“经过科学听证,合理提高水价更能让大家节约用水,同时减少排污;水厂的污水处理收入充裕了,咱北京的污水处理水平才能跟上城市发展的节奏。”

北京排水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清河第二再生水厂预计明年建成。根据本市《加快污水处理和再生水利用设施建设三年行动方案(2013-2015)》,2015年年底前,排水集团将新建每日158万立方米处理规模的再生水设施,完成中心城区污水处理厂和75座雨水泵站升级改造工程,建设和改造355公里排水管网、110公里再生水管线。届时,排水集团再生水日生产能力将超过400万立方米。

权威问答

自来水的水碱特别大,这种水对身体有没有影响?

市自来水集团:“水碱”是由于北京地下水为碳酸盐型的水质特点决定的,在水质指标中用硬度来反映。水在煮沸过程中,钙镁离子以结晶颗粒形态从水中析出,产生白色沉淀物,这就是俗称的“水碱”。国家标准规定自来水硬度不超过450毫克/升, 而北京的自来水目前可以达到硬度不超过380毫克/升。

今年年底前,南水北调丹江口水库原水进京后,将替代大部分在用的地下水水源,预计“水碱”大的情况将得以改善。

为什么自来水有时会呈乳白色?

市自来水集团:由于自来水管道内进入了空气,在压力作用下,空气和水充分混合,形成气水混合体,使自来水呈乳白色气泡状。带气泡的水不影响水质,可以放心饮用。只要把水静置一下,空气从水中释放出来,自来水即恢复原有的清澈。

(责任编辑:王姣雁)

作者:www.ccpit.org    日期:2014-04-12    来源:www.ce.cn   点击: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