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2月14日 05:18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争辩 《吉林报告》,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近日《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一经发出,媒体上立刻引发了一场大讨论。截至到8月30日,包括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张可云、香港科技大学金融系副教授刘学文等在内的多位专家加入到这场讨论中,而对于各位专家提出的问题,林毅夫团队也给予了回应。思客认真梳理了这场争议的几个核心议题,以飨读者。

林毅夫团队开出“吉林药方”

8月21日,《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在吉林长春正式发布。

针对“如何振兴东北经济”,经济学家林毅夫近日开出一剂药方:吉林省转型轻纺工业,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带动重工业继续发展。

76.jpg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报告图解

质疑一:东北适合轻工业发展吗?

8月23日,原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撰文质疑林毅夫团队“扬长补短”的战略建议,他认为东北并不是轻工业适宜的转移目的地。他这样说道:

孙建波:

东北地区需要发展优势产业,而不是发展弱势产业。现在已经处于21世纪,轻纺等轻工业在我国江浙等地已经有很好的基础,这些对于东北是弱势产业,东北再发展这些产业,必然成本更高,竞争力更弱。此外,如果东北地区发展轻纺等产业成本过高的话,势必要依靠政府补贴。如果进行补贴的话,实际上也是把资源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影响优势产业的发展。在我看来,东北还是应该将优势产业做强。

回应:吉林绕不过劳动力密集型轻工业发展阶段

当日,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副主任、经济学副教授、博导王勇于朋友圈对此进行回应,他提出吉林具备发展现代轻工业的禀赋优势。

王勇:

之所以我们提出吉林要发展劳动相对密集型的产业,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的立足点是要素禀赋结构。吉林制造业所占就业比重才5%左右,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出口比例也非常低,大量劳动力还在农业上,但是吉林发展的思路却没有认识到这样的禀赋结构。

从数据上看,过去几年,吉林的轻工业,比如从浙江大唐转移过去的辽源袜业就发展得非常好。而且,我们提出要发展的是现代轻纺工业,有“现代”二字,因此发展中并不拒绝对适宜进步技术的吸收和对高附加值的追求。

同日,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吉林课题研究执行负责人付才辉也撰写文章,反驳了孙建波的观点。他提出,适龄劳动人口、农村人口比重较大,这样省情的吉林省,是绕不过大力发展劳动力密集型轻工业阶段的。

付才辉:

拥有超过一亿人口的东北地区,不同于一个区县市的情况。以重化工为主导的资本密集型产业对就业的吸纳能力非常弱,为了解决就业利用劳动力资源禀赋,目前吉林省就需要发展劳动力密集型产业。

只要通过改善发展符合潜在比较优势产业的软硬基础设施,降低交易费用,就可以“使短板变长”。

质疑二:只谈发展,不谈改革,很难让经济可持续发展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提出,《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中,基本没有强调改革体制机制的问题,如果只谈发展,不谈改革和治理,是很难让经济得到可持续发展的。

田国强:

既然是产业政策方面的建议,那应该是在说要由政府来主导。

不像个人和民企决策,提出具体产业政策,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政府政策一旦出错,其影响是全面和长远的。所以,应该有风险意识和防火墙意识,让政府尽量减少在经济活动中的风险。

同时,《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中,基本没有强调改革,体制机制的问题,如果只谈发展,不谈改革和治理,是很难让经济得到可持续发展的。

与田国强的观点类似,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公司金融研究室研究员张跃文也指出,吉林经济问题源于非经济因素,需要政府通过“自我改革”为区域发展添加活力。

张跃文:

吉林目前最缺乏的是让关键生产要素有效结合并且发挥效益的土壤和环境,吉林经济问题源于非经济因素。政府作为积极行动的主体,在吉林经济振兴中需要发挥更主动的作用。这种作用不是要政府拿多少钱来办企业,也不是仅仅让政府出台多少政策减税降费。而是请政府加快“自我改革”,为企业和创业者松绑,为社会保障兜底,主动减政放权,裁减机构和冗员。

回应:要结合产业发展,讨论制度改革的针对性举措

8月29日课题组成员惠利撰写文章指出,认为报告没有论述制度改革重要性的观点,可能存在一定的误读。

惠利:

体制机制问题的确存在,需要不断深化改革,但指望体制机制改革,产业就会自发升级,不符合经验事实,有待商榷。

至于上海财经大学田国强教授认为报告没有论述制度改革的重要性的问题,可能其存在一定的误读。事实上,我们在报告里专列一章来说明“助推五大产业集群谱系壮大的五大推手”,从企业培育、招商引资、投融资与产业引导基金、要素聚集与双创、宣传推广与跨区域合作五个方面来促进企业培育和产业发展,就是为了给企业发展创造良好的经营环境。我们主张结合具体的产业发展来讨论对应的制度改革的针对性举措。

质疑三:防止技术人员流失比“扬长补短”更关键

8月25日,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张可云发表长文,提出东北如果不先解决人才流失的问题,优化经济结构就是空谈。

张可云:

吉林所在的东北地区而言,经济结构并不是振兴的关键症结。最值得注意的萧条病病症是技术人员的大量外流。这种技术人员的流失导致老工业基地大出血。大出血不止,优化经济结构就是空谈。由此可见,防止人口特别是技术人员流失比经济结构“扬长补短”更为关键。

回应:吉林想要留住人才,就需要促进产业发展

课题组成员惠利指出,一个地区不适合生存发展和人才“想留不能留”是有区别的,吉林想要留住人才,就需要采取大量措施促进产业发展,让人们看得到在当地寻求职业发展的机会。

惠利:

劳动力大规模背井离乡地单向流动,主要是因为在本地没有足够好足够多的产业可以吸纳这些劳动力。而现有的产业不能提供一定的“就业安全度”,因此又出现了为大多数人所诟病的“一编难求”、挤破头皮考公务员等现象。另一方面,健康的产业体系未形成,看看那些人口净流入地区(如重庆、杭州、武汉等城市),并不是没有体制机制问题,而是采取了大量措施促进产业发展,使得人们看得到在当地寻求职业发展的机会。

质疑四:新结构经济学并不适合分析东北发展的短板

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张可云在长文中表示,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的方法并不适用于区域发展。

张可云:

林教授提出的新结构经济学的增长甄别与因势利导不适合分析地区发展的短板。原因在于,这一分析方法强调的主要是微观企业层面与区域内禀赋的分析,而确定区域发展方向是一个战略分析,这种分析需要在超越区域本身的地理界限的大范围区域空间尺度展开。合理的区域发展战略设计虽然重视区域内部要素禀赋,但外部机遇的把握比内部禀赋分析重要得多。

回应:林毅夫首发声――理论不用来指导实践,就永远不会被验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回应这一问题,他认为理论从实践中来,也要到实践中去,只有反复实践和认识,才能使社会科学的知识真能达到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目标。

林毅夫:

现有的经济学理论尚在幼年时期,大多总结于发达国家的经验,而发达国家的条件和发展中、转型中国家大多不同,因此套用发达国家的主流理论,难免有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遗憾。

但是,一个理论如果不用来指导实践,就永远不会被验证,难于不断完善。所以,为了达到“知成一体”的目标,我强调理论从实践来,也要到实践中去。在实践过程中,如果其结果不能论证,就要根据新的认识,来完善认知,并以新知来指导下一步的实践。只有这样的反复实践和认识,才能使社会科学的知识达到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目标,就像要学会游泳,就只能到游泳池、河里、湖里、海里去学,不能纸上谈兵。

质疑五:西方国家的发展经验和中国有何不同?

香港科技大学会计系教授李系:

现在的发达国家过去不也是发展中国家吗?绝大部分西方国家的发展经验和中国现在的经济发展情形有什么不同?而且我们很多经济研究方法不也来自西方吧?

回应:“有效的市场”与“有为的政府”要有机结合

对此,林毅夫回应道,新结构经济学提倡的是“有效的市场”与“有为的政府”两者的有机结合。

林毅夫:

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相同的地方是都在追赶,不同的地方是美国在建国后开始追赶英国时,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GDP已经是英国的70%,而二战后许多发展中国家开始追赶美国时,其人均GDP只有美国的5%。

我不赞成直接套用发达国家的经验,因为经验的适用性和理论一样,决定于其前提条件是否相似。

新结构经济学提倡的是“有效的市场”与“有为的政府”两者的有机结合,而不是只强调“有为的政府”而已,遗憾的是许多人在谈新结构经济学时只提到“有为的政府”,然后其他人就认为新结构经济学只主张“有为的政府”并以需要市场的作用,来评论甚至批判新结构经济学。(编辑:吴亚博、孙惠)

(责任编辑:马常艳)

作者:www.ccpit.org    日期:2017-09-02    来源:www.ce.cn   点击: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