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0月23日 12:47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贵州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美丽中国跨界科考第五日:深山密林 邂逅“峨眉含笑”

贵州发现最大的峨眉含笑

丹霞石峰

科考车队在山路上艰难前行

崖墓考察现场

    9月10日,美丽中国跨界科考活动进入第五天,持续数日的降雨,终于停了下来。

    由于部分专家和观摩人员提前离开,队伍的人数明显减少,但科考依然分4条主线和1条辅线开展。

    今天,有两个组去三岔河及周边地区,去探寻大自然在丹霞地貌奇观、原生植被,一个组去溶洞探险,另一个组是去参观赤水河边的酒厂。专业科考一组,进入习水国家级保护区实验区三岔河天水池村,准备探访神秘的丹霞石峰,在当日科考任务行将结束时,科考队意外发现迄今为止贵州最大一株野生峨眉含笑。

    9月10日当天,连日的阴雨天气散去,天空仿佛露出了笑脸。记者跟随专业科考一组,进入习水国家级保护区实验区三岔河天水池村,准备探访神秘的丹霞石峰。

    十余台越野车,沿山路以大约每小时10公里的速度缓慢前行,轮胎打滑的次数已数不清,车上除了司机,几乎所有人都抓紧扶手,以防颠簸带来的不适。

    探访丹霞石峰,红圈子关隘是必经之路。红圈子关隘,地处川黔交界处通关之门,是当时古盐道,用于战争防御和检查私自夹带盐所设置。

    “关隘的圆弧形石门,由丹霞石堆砌,建于明文3年,远远望去,形似两副红色手镯镶嵌于垭口丹霞石壁上,红圈子关隘也因此得名。”天水池村村支书袁江文介绍说。

    顺着关隘而上,石峰就呈现在眼前。“在当地的民间传说中,丹霞石峰丛形成于恐龙时代,一直存在至今。正因为这个神秘的传说,丹霞石峰吸引川黔两地村民到此游览,最高峰一天达1000余人次。”袁江文说。

    带着对这个神秘传说的疑问,记者从习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动植物保护工程师穆君那里找到了答案。穆君分析:“很多丹霞景观都因风化后散落不复存在,而丹霞石峰能屹立不倒,且石壁布满绿色植物,是因为峰柱支撑好,且当地生态环境好,风化后形成了红绿相间的景观,也因此留下了美丽传说。”

    “下一步,对丹霞石壁的科考研究正在计划中,相信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得到更为准确的答案。”穆君说。

    本以为当日对丹霞石峰科考会就此结束,但在下山时,走在大部队前列的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杨成华突然停下了脚步。“这我可是用了6年的时间,都没找到的野生峨眉含笑啊!”他激动地说。

    杨成华告诉记者,据记载,峨眉含笑分布于川、黔、滇等地,一般生长在山谷地带,其发现次数较少。让人意外的是,此次在贵州发现的野生峨眉含笑,竟生长在丹霞地貌的山脊上,这实属罕见。峨眉含笑属木兰科含笑属,具有科学研究和观赏价值。花开为浅黄色,伴着幽人地芳香。

    经测量,该株野生峨眉含笑胸径为43厘米,高达15米,为贵州发现的最大一株,在全国也属罕见。这一新发现,也证明习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生态保护完整,未受到人为破坏,有利于该植物生长。目前国内相关学术论著较少,野生峨眉含笑的更多科学价值,有待进一步考证。

    在丹霞石峰附近,意外发现这株野生峨眉含笑,为当日科考划上了圆满句号。

     延伸阅读

    古人的智慧

    外形酷似寺庙,其中暗藏玄机,曾经的简家沟军事碉楼,如今变为普通的乡村民居。该碉堡位于天水池一山顶处,被树林包围,修建于清道光16年,由于当时川黔社会动荡,战争无消停,为保卫村名安全,乡绅袁正镐受命修筑碉楼。

    袁正镐选定工匠后,让其前往重庆江津学习碉楼修筑。无奈路途遥远,因工匠体力透支,在休息点看到一座古寺庙,误以为此建筑就是碉楼原型,便兴奋地返回天水池村,修筑了这座另类的碉楼。

    碉堡分为五层楼,一二层楼位于地窖用于厨房、厕所、弹药库,三层看似寺庙进口,实际为休息室,四五层是作战室,墙体挖有射击小孔。

    古人另类的智慧,保护当地百姓不受战争苦难的故事流传至今,当地百姓至今提起天水池村这座寺庙造型的碉楼故事都骄傲不已。

     探秘·人文

    梅子洞河边悬崖壁上——

    七字点出崖墓秘密

    从习水河边回来,一个晚上,李飞没能睡好。10日早晨,刚走出房间门,他就对记者说:我觉得昨天发现的南明崖墓,有些名堂,“我想了一晚上”。

    让他“没睡好”的崖墓,位于习水县三岔河乡天水池村井口组。9日上午,我们冒着暴雨,跋山涉水4公里多,去探寻了这座崖墓。

    该崖墓位于梅子洞河边的山崖上,离地约4米多高。半个月前,习水县政协副主席冯顺祥带领的习水河文化考察组,找到了这座崖墓。方孔状的崖墓外下方,石壁上刻着“皇明永历四年正月二十二日为记”、“匠士永合巴三县”等文字。

    根据字面意思,冯顺祥等人的理解是:在永历四年正月二十四日这天,来自永宁、合江、巴县三个县的石匠,共同修建了这座崖墓。

    李飞认为,这个理解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有些历史和地理细节,需要进一步求证。“历史上,叫过永宁县的地方有好几个,比如现在的重庆开州区。另外,‘合’是否能够理解为‘合江’,因为重庆还有‘合川’。”他说,巴县则比较明确,最早在现在的重庆主城区。

    科考队探讨石匠来自何处,但大家实质关心的,是赤水河流域乃至黔北地区,以石室墓葬为主的石匠工艺传播。

    遵义市杨粲墓博物馆馆长李小飞曾考察发现,被誉为西南地下石雕艺术宝库的杨粲墓的石雕,其手法、工艺、画风等,与赤水河流域乃至四川省合江、古蔺等地宋、明时期石雕,十分接近。

    此外,遵义市的一些文史研究人员,据称还从资料中获得杨粲墓建造的零星信息——播州土司通过赤水河向下游贩运木材,回程时会在四川境内购买石刻运回。

    不过,对于播州土司是否在四川购买成型的石雕,目前暂时无法确认。但能肯定的是,一河之隔的川南、黔北,很多生活习惯、风俗、建筑工艺和风格,几乎相似。

    “如果南明崖墓的建造工匠,确实来自合江(合川)、永宁、巴县,或说明从较早时期开始,一直延续到几百年前,赤水河流域乃至黔北地区,大多数的石室墓葬及雕刻,是来自四川、重庆方向的工匠修建。”李飞说。

    综合分析三天调查汉晋至南明时期崖墓、石刻的信息,他越来越认为这个推测可能成立。在他看来,从渝黔交界处的飞龙山崖墓,到三岔河“章武三年”崖墓,再到9日发现的“熹平五年”崖墓,石刻工艺、画风等十分接近。

    而对于这一点,南京博物院副研究员陈刚,在点评黄金湾大型遗址群时,曾专门强调称,类似于京杭大运河的赤水河,尤其在汉代以来,对西南和中原起到重要的沟通作用。“商贸、文化、技术,都通过这条大河传输。”他说。

    如果这些推测都属实,那么,以四川人为主的石匠,是否一度近乎垄断赤水河流域乃至黔北地区造墓等石刻市场,并长达数百年、甚至上千年?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像今天,湖南人的文印、福建人的沙县小吃等,开遍全国。”李飞说,早年在清水江流域做考古调查时,他发现沿线烧砖瓦的,基本上是湖南人。

    在去考察点的车上,李飞仍埋头翻阅带来的资料,不时打开手机连网查询。“这座南明时期的崖墓,提供的历史信息非常丰富。”他说,除了探寻工匠、技术的来源地,还可以把思维扩散得更广。(本报记者 黄黔华 王弘扬)

作者:www.gywb.cn    日期:2016-09-12    来源:http://www.gywb.cn   点击: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