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0月22日 21:53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对话省市领导:2016五大经济考题如何解?

新华社北京1月21日电 题:“对话”省市领导:2016五大经济“考题”如何解?

新华社记者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6年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

经济“考题”来了,各地如何解答?北京、江苏、河南、湖北、贵州的党政负责人在相关会议及不同场合给出了他们的答案。

考题一:如何去产能?

答:化解过剩产能不“剩下”工人

什么是“僵尸企业”?不赚钱、高负债、吃补贴,靠吸食社会资源度日,这类企业为“僵而不死,僵而不化”。去产能首先要“去僵尸企业”。

“退一步是为了进两步。”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说,促进兼并重组是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而处置“僵尸企业”是绕不过去的坎,也是必须做的手术。对一些高耗能高污染项目,要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关停并转。

和中部地区很多省份一样,湖北省经济“偏重型”结构明显,重化工占比高,既面临压缩过剩产能的阵痛,也面临优化产业结构、加快转型升级的艰巨任务。

湖北省省长王国生说,积极稳妥推进企业优胜劣汰,对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行业企业实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对连续亏损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通过资产重组、产权转让、破产清算,实现“腾笼换鸟”、市场出清。

煤电烟酒四大支柱产业占工业比重超过60%的贵州省,化解过剩产能任务重。“贵州将综合运用市场机制、经济手段和法治办法,让‘僵尸企业’和落后产能有序退出。”贵州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孙志刚说。

产能“去”了人咋办?

书记省长们给出的答案是:对可能出现的企业裁员、职工下岗等问题,提早研究应对措施,确保化解过剩产能不“剩下”工人。

河南省长谢伏瞻认为,既要停止对“僵尸企业”的财政补贴和各种形式保护,引导金融机构配合、支持企业兼并重组,又要稳妥处置企业债务,妥善安排下岗职工,防范引发金融、社会风险。

考题二:如何去库存?

答:“联通”供与需,“链接”城和乡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1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积近7亿平方米,而去年同期还不足6亿平方米,一年陡增1亿平方米,创历史新高。

这些库存集中在哪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三四线城市和中西部地区是楼市“大仓库”。

房地产如何加速去库存?地方领导给出的答案是:打通商品房和保障房通道。同时,推进户籍制度和居住证制度双落地,建立健全“人、地、钱”三挂钩机制,加快农民工市民化。

刚刚过去的2015年,江苏房地产市场走势分化明显,既面临高库存的压力,又存在局部地区过快上涨的隐患。尽管商品住宅去化周期从23.6个月降至9个月,但仍处在高位。三四线城市中小房企资金链趋紧,局部地区还出现楼盘烂尾、开发商跑路的情况。

罗志军认为,化解房地产库存,从短期看,要做好结构调整和产业重组,鼓励房地产开发企业适当降低商品住房价格,利用货币化安置和保障等方式,打通保障房和商品房通道,实现住房存量资源的优化配置。

在湖北,一些三、四线城市由于开发项目增多,库存量过大,加之市场消费疲弱,持币观望情绪浓烈,住房库存消化压力偏大,有的长达5年以上,导致地方财政收入增幅放缓。

“探索以满足新市民为出发点的住房制度改革,逐步推行‘市场租金、租补分离、分类补贴’,将符合条件的新市民纳入住房保障范畴。”王国生说,湖北将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推动户籍制度改革和居住证双落地,根据城市规模和综合承载能力,推进农民工市民化。

谢伏瞻表示,今年起,河南省原则上不再新建公租房,新增需求主要通过发放货币补贴、由政府购买或长期租赁存量商品房解决。同时,坚持分类调控、精准调控,优化土地供应结构,防控商业地产风险。

考题三:如何去杠杆?

答:稳住“钱景”防止风险变危险

地方债还款高峰期来临,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非法集资出现蔓延势头……金融是经济的血脉,血管不畅,微观经济主体丧失造血功能,最终可能引发经济风险。那么,如何在去杠杆中防范金融风险?

“要有效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做好地方政府债务存量置换,加快政府融资平台市场化转型和融资。”贵州省省委书记陈敏尔认为,应进一步增强风险防控意识,加强对各种风险源的调查研判,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的底线。

在江苏,近年来,部分地区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呈现“双升”态势,隐性不良贷款规模也在持续上升。部分行业偿债压力较大,部分县面临企业联保互保风险,非法集资案件多发。

“虽然目前全省金融形势总体是稳定的,但我们仍要保持高度警惕,做到未雨绸缪、防患未然。”罗志军说,要主动释放信用违约风险,打破刚性兑付,对金融市场上出现的信用违约依法加以处置,促进商业银行加快不良贷款核销和处置进度。

为防止金融风险变“危险”,湖北省2016年将引导和鼓励地方融资平台存量项目转型为PPP项目,进一步扩大PPP建设项目库,加强基金引导和产权保护,使PPP模式在更大范围、以更大规模推广。此外,还将完善县级基本财力动态保障机制。

考题四:如何降成本?

答:打开“便利门”,拆掉“玻璃门”

在清费降负、简政放权等一系列政策作用下,企业要素成本、交易成本等正在逐步下降。网友们希望,继续发力降成本,为企业营造公平、优良的市场环境。

2015年,北京市取消和下放58项市级行政审批事项,首次向社会公开市级政府部门权力和责任清单;发布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核准事项减少65%。

“今年北京将继续精简审批事项,优化投资项目审批流程,做好市行政副中心重点领域审批服务改革试点。同时,完善权责清单动态调整机制,公布区县权责清单,推进政府事权规范化。”北京市市长王安顺说。

“生产经营成本持续攀升是企业经营困难的主要原因,降低企业成本非常现实,也非常关键。”谢伏瞻说,河南将继续清理规范中介服务收费和企业贷款中的不合理收费及绑定服务,适当下调政府性担保公司担保费率。

作为“西电东送”基地,贵州企业的用电成本长期居高不下。为此,贵州开展大用户直供电,2015年,125户企业参与电力直供,减少用电成本11亿元。

“贵州将以简政放权激发微观活力,进一步增强放权的协同性、提高监管的有效性、强化服务的便利性,改善和创新政府的公共供给。”陈敏尔说。

罗志军认为,应为企业家营造宽松环境,用透明的法治环境稳定预期,给他们以定心丸,鼓励企业家克服眼前困难,实现更大发展。

考题五:如何补短板?

答:各唱各的拿手戏,各打各的优势牌

任何一个地区都是劣势和优势的集合体,如何处理好补短板和扬长板的关系?

“一把手”们给出的答案是: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把长板做优做强,把短板补齐补全,提高整体发展水平。

贵州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程度最深的省份。2015年,贵州易地扶贫搬迁20万人、减少贫困人口130万人,10个贫困县、160个贫困乡镇摘帽,贫困发生率下降到14.3%。今年,贵州计划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15万人。

“贵州将把脱贫开发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来培育,把脱贫攻坚同扩大有效供给、化解过剩产能有机结合起来,配强用好扶贫突击队,提高扶贫效益。”陈敏尔说。

在湖北,还有590万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主要集中在武陵山、大别山、秦巴山、幕阜山四大集中连片贫困地区。

王国生认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应分门别类细化脱贫计划和相关政策,“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扶贫搬迁安置一批、低保政策兜底一批、医疗救助扶持一批等措施”,坚决打赢脱贫攻坚第一战。

补短板的同时还要扬长板,各唱各的拿手戏,各打各的优势牌。孙志刚说,贵州将把大数据作为弯道取直、后发赶超的战略引擎,加快建设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

湖北是全国交通枢纽,区位优势明显。但是,“互联网+”时代去中心趋势明显,导致生产要素大跨度流动,改写了传统意义上区位优势的内涵。

王国生说,湖北将在“硬件”和“软件”两方面下工夫,重塑区位新优势。同时,把科教优势、人才优势加快转化为创新发展的新优势。

“用好高精尖产业发展基金,力争在新能源汽车、集成电路、机器人、3D打印、卫星导航等重点领域取得突破。”王安顺表示,北京将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集中精力做好“白菜心”,积极抢占新兴产业制高点。(记者王新明、凌军辉、李放、徐海波、张兴军)

点击查看专题

(更多报道请扫描新华社摄影部所发二维码或关注“新华全媒头条”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郑汉星)

作者:www.ccpit.org    日期:2016-01-23    来源:www.ce.cn   点击: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