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2月12日 12:49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叶檀:资本市场不能复制美国式金融之路

◎叶檀

新华社5月11日援引相关媒体的报道称,证监会叫停跨界定增,涉及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个行业。有一些人士质疑说这“太不市场化”,那么这样的质疑到底合理不合理呢?

市场化必须与风险控制以及信用配套。如果大部分改个名字的公司,或者希望一夜暴富的公司都去拍电影了,都去搞票房注水了,中国实体经济不可能好,同样的,电影产业也不可能好。

如果有一天,在一个小城市里不经意间发现有家生产特种轴承的企业,并且已经延续了百年以上,到那时我们可以判断:中国不仅经济转型已经成功,而且社会的转型也已经成功。

中国经济转型成功的标志是建成现代化的工业社会,类似于华为这样“轴”的企业不是一家,而是一千家、一万家。

基于这样的认识,当前我们正在进行的金融市场化之路一定不能走偏,至少不能走美国式的金融之路。原因有三:

第一,不能跟美国现在一样走货币汇率大规模波动之路,那是现代工业社会完成后的游戏,不适合出口占重要比例的发展中市场。

美国、日本完成工业化之前,货币都与黄金挂钩。直到尼克松时代,黄金在稳定货币体系方面还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在走现代工业之路时,欧美国家很少经历过汇率大涨大跌的环境。而到了上世纪80年代后,发达经济体一个劲地嚷嚷金融迎新,实际上有转嫁成本与危机的意思。

对于中国而言,不管人民币是否国际化,在动荡的货币体系中主要与美元挂钩,是避免风险的主要选项。如果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幅下行,资金出逃的风险会大幅上升;反过来如果人民币相对美元大幅升值,对外贸易又会遭受沉重打击。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到2010年6月之前,人民币与美元实际挂钩,客观地说对中国避免陷入危机有一定帮助。

大规模的市场波动还会加剧实业者的困境,加剧贫富分化。从上世纪70年代之后,全球中产阶级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贫富差距开始越来越大,无论美国还是墨西哥都是一样。

不管是提高社会边际购买力,还是建立法治市场,其最终目标都是建立一个中等收入人群主导的稳定社会。他们不苛刻,充满理性,同时具有清醒的判断能力,能守住价值观底线,还有多种多样的自治组织。从推动社会进步的角度看,在制定政策时应该帮助中国中等收入群体的形成与壮大。

第二,我们不能走美国的金融泡沫之路,那可能是一条引向悬崖的绝路。

1995年1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签署后一年,美国前财长鲁宾宣誓就任美国财政部部长后一年,墨西哥陷入财政危机。鲁宾得到格林斯潘、劳伦斯・萨默斯、克林顿的支持,透过汇率稳定基金拨款200亿美元来支持墨西哥政府。在鲁宾的回忆录里,对拉美的金融危机有清晰的描述,由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签署,华尔街通过洒糖霜的方式使墨西哥的债券收益率变得与美国一样低,刺激了负债胃口。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全球货币极不稳定,频繁的金融创新以及金融交易的全球化,使得中产阶级与底层人士成为埋单者。发达国家完成工业化还好说,中国一旦陷入两极分化,会让大多数人陷入贫困,其后果将不堪设想。

第三,不能打着市场化的名义,把美国的金融创新不分青红皂白拿过来就用,有些金融创新连美国本土的成熟市场都未必适应。

2014年7月,纽约总检察长施耐德曼指控英国巴克莱银行,向机构投资者宣称暗池交易的安全性,误导投资者扩大暗池交易的规模,实则暗中邀请高频交易者到其暗池中进行交易。美国金融业监管局表示,当年的5月19日到5月30日两周,暗池日成交量7.8亿股,占场外交易量的39%,占股市总交易量的15%。

非高频交易者的空间越来越窄,连花旗这些公司都没法做。为让网速快一秒,就要在美国全境重铺光缆,全球一流的物理学家、数学家大规模进入金融领域,纯属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如果中国、德国的科学家进行基础研究与企业研发,而美国的科学家都进入金融领域,估计美国离再次爆发危机也就不远了。相应的,假如中国证券与货币市场大规模发展高频交易与暗池交易,中国的普通投资者就很难有活路了。

(责任编辑:王姣雁)

作者:www.ccpit.org    日期:2016-05-14    来源:www.ce.cn   点击: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