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2月14日 05:17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上半年PPP储备项目9285个 总投资超10.6万亿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宋杰 程子彦 | 上海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33期)

当今中国PPP事业就如同这个季节上海的天气,炽热中透出秋收的气息。8月15日―16日,由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与上海金融业联合会共同举办的“2016第二届中国PPP融资论坛”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

此次论坛以“共担共赢 打造PPP合作命运共同体”为主题。财政部副部长、PPP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史耀斌,上海市副市长赵雯和上海金融业联合会理事长、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分别为论坛开幕致辞。来自财政部、一行三会、世界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以及各金融机构、地方财政部门的PPP领域专家学者围绕PPP改革和PPP融资进行了探讨交流。

财政部:上半年全国PPP落地项目投资额已超1万亿

“PPP改革是一项综合性改革,具有很强的牵引性,需要行政体制、财政体制和投融资体制等改革配套推进。”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会上透露,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国拟采用PPP模式的储备项目达9285个,总投资额预计超过10.6万亿,其中已落地项目的投资额超过1万亿元。财政部已经设立了总规模1800亿元的国家PPP融资支持基金,加快项目落地,其他一些财政税收政策也正在研究制定中。从目前实践结果来看,PPP改革为稳增长、促改革、惠民生,为引导经济新常态,特别是为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出了积极贡献。

据史耀斌介绍,自2013年底以来,财政部在推进PPP改革中开展多项重点工作。比如,加强顶层制度设计,初步建立了“法律+政策+指引合同标准”三位一体的制度体系,对PPP市场进行扩围,把PPP应用领域扩大到能源、交通、市政、环保、医疗、养老、教育等19个经济领域。财政部已会同相关部门推出两批、232个示范项目,总投资超过8000亿元,截至上半年末,示范项目落地率已经达到48.4%,在落地项目中民营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和外资企业的比例为45%;目前财政部正在与其他20个部委联合开展第三批示范项目的遴选工作。

“我们将使出洪荒之力来推动PPP健康持续发展。”财政部金融司司长孙晓霞在现场如是表态。孙晓霞称,下一步财政部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推动PPP领域立法进程,给社会资本吃下“定心丸”,并在土地、价格、融资方面为PPP量身制定相关政策,加大以奖代补的力度和PPP基金投资力度,加强PPP示范项目管理,并尽快推出第三批PPP示范项目,坚决防止地方利用PPP项目变相融资。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表示,从各国PPP项目的发展实践看,持续的融资能力是PPP项目成功的关键和核心。PPP项目大多投资规模巨大,期限较长,传统的银行信贷模式难以完全满足,需要根据金融机构、集团化发展的趋势,综合经营发展的趋势,结合PPP项目的实际特点和自身的特长积极创新符合PPP项目融资需求特征的金融产品,提供涵盖PPP项目全生命周期全方位的综合金融服务。

企业层面:国企布局国内外市场,民企呼吁公平参与

中信集团总经理王炯表示,中信多年来深耕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中信集团的海外PPP实践已经成为服务于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举措。“从过去到未来,从国内到国外,中信集团走过的PPP道路与国家改革开放是很契合的,中信的PPP实践体现了我们作为一家多元化市场化负责任的央企对PPP模式的信心,”王炯表示,“若金融企业缺乏对于产业的深入研究和真正的理解,风险溢价就会比较高。对于产融真正协同的合作体来说,参与各方信任基础坚实,才更有长久合作的可能。”

中国水环境集团是中信集团、中信产业基金旗下的水环境产业平台,在水环境治理领域和PPP领域里是先行者。中国水环境集团对贵阳南明河综合治理项目总投资46亿元,分三期实施,是财政部发布的首批8个新建PPP示范项目之一。中信银行也成为首家为财政部PPP模式提供融资的商业银行。

中国水环境集团副总房勇与会时呼吁,国家各部委的专项资金应统筹使用,更多从补前端的投资补到后端,以运营绩效考核的奖励或者是补贴的形式,补贴到后面的运营服务。“这样地方政府购买服务和付费不同时,资金应该由地方、国家、中央以奖代补,确保后期运营良好绩效达标,从而建立一个交易结构,这也是银行等各方金融机构愿意看到的,如果这一交易机构建设起来,项目融资就可以实现了。把前期让给社会资本方更多地投入,特别是中西部地区、长江、黄河这些生态的敏感区有利于建立生态的补偿机制。”

有民营企业家感叹,PPP是一场婚姻,从相识、相恋到走进婚姻的殿堂,过程可能是曲折的。

中国龙元建设集团副董事长赖朝晖用“备胎”来自嘲作为民营企业面对众多央企、大型国企等竞争对手时的挑战。他认为,经受住时间检验的PPP项目,才能利益共享、风险共担走完整个生命周期。据了解,今年龙元建设的目标要完成260亿的投资,目前跟踪的项目有250多个,遍布全国20多个省市。“公司全员面对市场高速运转,不埋怨、不放弃,以高效周到的服务应对市场变化、响应各地政府要求。”

同样是民企的泰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杨剑表示,在PPP模式下,民营企业融资和国有企业融资还是存在差异。“同样的项目参与到融资里,我们的成本作为上市公司已经不错了,但是国企的基准利率还能在我们基础上享受15%、甚至是20%的优惠,所以民企的融资成本贵。此外,民企找产业资本融资时,要花大量的人力和精力去处理一些格式化、形式上的东西,使得效率大大降低。PPP模式得让更多的民营企业更公平地参与进来。”

地方政府:

地方发展受益于PPP项目

大理洱海,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嘱咐一定要保护好的地方。本次圆桌论坛上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委书记杨宁介绍了洱海PPP项目取得的成就。

杨宁表示:“大理是PPP模式的受益者,PPP模式解了政府之困,保护治理洱海我们有规划、有项目,但是我们缺资金、缺人才,大理与水环境集团合作。政府用1亿资本金撬动企业投资建设,签约控制价为29.8亿元,比招标价节省了近6亿元,政府以收取洱海保护费、污染处理费和争取上级补助方式30年完成回购,解决了政府最急迫、最窘迫的钱的问题。大理选择中国水环境集团专业化建设运营工程,代替政府保护洱海的公共服务,企业优化方案并快速推进建设,工期由招标的3年缩短为两年半,解决政府期待早日建成的益民工程。”

洱海是大理的母亲湖。近些年随着经济速度加快,城镇化进程增快,旅游客流增速加快,农业面临污染加剧,洱海污染负荷不断恶化,正处于负氧化转化的临界点。保护洱海是当务之急,更是长期艰巨、复杂的系统工程,为此大理编制了《“十三五”洱海保护治理与流域生态建设规划》,全方位综合施策保护治理洱海,预计投资247亿元,建设8大类215个项目,这些项目越快实施越早收效,对保护洱海越有利。但是对于贫困面大、产业支撑力弱、财力十分有限的大理来讲,困难可想而知。

而PPP模式为治理洱海提供了最有力的支持,2015年10月,最为重要和紧迫的环湖节污一期工程,列入财政部第二批PPP工程项目建设,批复投资349亿元,以标的+DBFO方式投资约30亿元,今年完成投资不低于10亿元。

作为长三角的城市,池州市在PPP项目上有很多成功案例。据池州市委书记赵馨群介绍,池州市的主城区污水管理和管网建设,管排一体的项目,2014年底签约,总投资是20亿元,正式运营一年多以来,效果非常好。“项目签约以来,一年多的时间虽然经历了两个雨季(去年的雨季和今年安徽省受到了一定的洪涝灾害),但是在这两个雨季里面,主城区实现了雨季没有海景的这一转变。”赵馨群表示。

地方政府自述:法律障碍成PPP推行中最大困难

池州市委书记赵馨群表示:“我们在现实推行PPP过程中,有很多的法律障碍在困扰着我们。我们原来的关于公共服务的法律法规都是针对政府来提供公共服务,但是现在民营资本进入,这些法律法规是打架的,例如《招投标法》和《政府采购法》本身就是不一致的,所以政府希望有一部PPP法来规范,作为母法然后底下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同时,赵馨群建议建立全国统一开放的征信体系。

大理市委书记孔贵华认为,在PPP的实施过程中,从西部地区来说确实对解决资金问题、人才问题、专业化运作问题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有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一些纯公益性的、没有使用者付费的这样一些项目。未来的回购压力非常大。所以,孔贵华建议:“希望国家层面能够从顶层设计上出台一些政策,统筹各部委出台一些制度性的东西、法规性的东西,来确保PPP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除了相关法律法规模糊,地方在PPP推行过程中也遇到另一个难点:对PPP认识不足。

河南省财政厅党委书记、厅长朱焕然表示:“过去可能习惯招商引资。投资机构到地方去,有些地方领导会板子一拍事情就定了、干了,但是做PPP项目要经过五大阶段将近20个步骤,就感觉到不便。所以我们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作为地方政府尤其是市、县政府可能准备不足,机构投资人准备也不足。同时我感觉到我们的咨询机构、服务机构能力也不足。”

湖南省财政厅党组书记、厅长郑建新表示:“现在很多人认为PPP是三种理论,第一种是万能论,第二个是速成论,第三个悲观论。所以认识不到位是很大的问题,我们要推PPP,要思考怎样帮助大家思想观念摆正,把错误的认识说清。”

业内人士支招:融资创新破解PPP 融资难

融资难是地方政府在PPP项目推广和操作中普遍遇到的问题,在本次论坛上,来自银监会和证监会等官方机构的人士为破解地方政府的融资难问题建言献策。

上海银监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马立新认为,目前PPP的融资难和金融机构的资产荒主要是由于制度衔接不通,金融机构操作渠道不通造成的。马立新表示:“因为这些环节没打通,让金融机构感觉到看不准,看不透,看不清楚。”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中心、中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夏建亭表示:“资本市场应该设计出适合PPP项目的中长期固定收益产品。目前发行的公司债、企业债,或者是银行间市场的中期票据,应该开发出更长期的产品。同时要大力发展PPP项目资产证券化。第三个建议是PPP项目在运营稳定以后,可以尝试做一些商业信托这样的融资计划。”

PPP要规范专业发展,融资机构在大额、长期的资产投放时,除了传统的金融机构,是否可以利用第三方机构呢? 招商银行金融租赁副总裁娄怡表示,租赁可以以3个方式介入PPP项目:“第一个方式是直接租赁的模式。第二个是回购模式,已建成的项目或者是在建的项目,租赁公司介入来买在建项目和已建成的项目,来给企业和承租人做融资需求。第三种也是创新模式,就是经营性租赁。”

(责任编辑:马常艳)

作者:www.ccpit.org    日期:2016-08-28    来源:www.ce.cn   点击: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