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8年05月22日 08:31
当前位置:商业学院- >EC专栏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中国需要更多经济中心

    城市和区域的普遍性崛起,将形成多个国家经济中心,使中国获得新的增长动力。在全球发达国家中,只有日本、韩国等小经济体,才适合贸易立国,在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崛起,乃是全球大陆型大国崛起的异数。俄罗斯有九大经济中心,美国的区域经济发展更为均衡。而中国不然,由于处于后发劣势,中国的崛起非常倚重外贸,从一开始至现在,就是外向型经济,经济中心一直在东部沿海,由此导致中西部塌陷。 

    最近几年来,伴随着沿海区域经济增速下滑,中西部增速却逆市上扬,而在这一现象背后,是中国国家战略的变化。在本次城镇化国策中,振兴城市群亦为重要一环,有观点称中国未来将打造十大城市群,除沿海率先崛起的三个城市群外,尚有七大城市群有望在未来脱颖而出。与此对应,亦将造就多个经济中心。 

    中国到底可维持多久的高速增长,维持高速增长的动力何在,这是官方和学界讨论的热点。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称中国将继续持续发展之路;此前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亦称,中国仍将维持相对高速增长。 

    笔者认为,就当下而言,中国未来增长存在三大动力,经济转型、区域经济均衡发展、深化社会***。而其中,区域经济的均衡发展,对于中国未来战略布局至关重要。 

    最近几年来,伴随着沿海区域经济增速下滑,中西部增速却逆市上扬,而在这一现象背后,是中国国家战略的变化。 

    与社会经济发展战略领域的“先富带动后富”相对应的是,中国的区域发展,自改革开放以来,奉行非均衡发展战略,即优先发展东部沿海,然后辐射到中西部。于是,改革开放三十年出现了一些初具实力的经济区域,如早年的珠三角,长三角;而在这些区域,也崛起了代表中国改革开放成果的北上广深,带动了中国经济的整体腾飞。但是,由此也带来了东部沿海与内地发展的不平衡,导致中部塌陷,西部没落。 

    在东部沿海区域保持高速增长的情况下,对于国家战略的整体压力尚不明显,但是近年来,沿海区域,特别是浙江与广东等中国以前的经济龙头增长放缓,使国家迫切需要新的增长区域;此外,由于全球性金融危机,外需急剧萎缩,未来内需对于中国经济具有决定性意义。 

    在此情况下,中国的国家战略,逐步从优先发展沿海的非均衡战略,过渡到全国性崛起的均衡战略,各个城市和区域群起争雄。自2008年以来,中国先后将十几个区域规划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从东至西,从南到北,几乎全在国家发展战略的棋局之中。知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微博)曾将中国的经济发展归功于县域竞争,而未来,中国的地方竞争必然升级,由县域竞争上升为省域竞争。 

    前期的国家级区域规划,最后都形成了区域性的经济中心,并且富有强大的辐射作用。最典型的是长三角和珠三角。长三角核心区为上海和江浙部分城市,其辐射区域主要在华东。珠三角的核心区域,集中在广东东南,其辐射区域主要在华南。今后,中国在均衡式发展战略之下,将诞生更多的经济中心。最近几年,长株潭城市群、武汉都市圈、中原城市群等逐渐崛起,中部版图隆起有望;而重庆、成都、西安、新疆等西部区域,发展亦非常迅速;此前的重工业基地东北,在经过改制之后,面貌焕然一新。中国实现整体性均衡崛起的宏图在望。 

    城市和区域的普遍性崛起,将形成多个国家经济中心,使中国获得新的增长动力。 

    在全球发达国家中,只有日本、韩国等小经济体,才适合贸易立国,在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崛起,乃是全球大陆型大国崛起的异数。无论美国、俄罗斯还是澳大利亚、巴西等国,均是内生性大国,即以内需为主导,而中国不然,由于处于后发劣势,中国的崛起非常倚重外贸,从一开始至现在,就是外向型经济。中国的经济中心,一直在东部沿海,由此导致中西部塌陷。当前东部和中西部发展差距过大,未来需要更为均衡的发展。去年西部地区人均G D P和东部差了26000元。人均G D P最低的贵州,只相当于人均GD P最高的天津的19%。 

    最近几年,已经出现了中西部发展增速超过东部的情况,广东从2010年至2012年的三年增速,分别为12.2%、10.0%、8.2%;浙江三年增速分别为11.8%、9.0%、8.0%。而西北的陕西,三年增速分别为14.5%、13.9%、12.9%;西南的贵州,三年增速分别为12.8%、15.0%、13.6%。西部区域增速高于东部,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未来,中西部崛起经济重镇,势所必然。 

    在本次城镇化国策中,振兴城市群亦为重要一环,有观点称中国未来将打造十大城市群,除沿海率先崛起的三个城市群外,尚有七大城市群有望在未来脱颖而出。与此对应,亦将造就多个经济中心。 

    在全球疆域广阔的大国之中,最有代表性的国家除中国外,首推美国、俄罗斯。以俄罗斯为例,其有九大经济中心,分别是中部经济区,中心为莫斯科;西北经济区,中心为圣彼得堡;欧洲北部经济区,中心为摩尔曼斯克;欧洲南部经济区,中心为罗斯托夫;伏尔加河沿岸经济区,中心为伏尔加格勒;乌拉尔经济区,中心为叶卡捷琳堡;西西伯利亚经济区,中心为新西伯利亚;东西伯利亚经济区,中心为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远东经济区,中心为哈巴罗夫斯克。再看美国,其发展更为均衡,东部纽约,西部洛杉矶,中部芝加哥,均为全国性经济重镇。 

    由此,中国未来亦需多个经济中心,除当下的北上广之外,中部的武汉,西南部的成都、重庆,西北部的西安,东北的沈阳等地,均有巨大发展空间。 

    不过,地方的发展冲动,既是各个地方蓬勃发展的动力,亦导致了各自为政。目前,中国内部市场不统一,主要是因为条块经济所致。19世纪中晚期的美国,正是在打破国内关卡、完成全国市场统一之后,才实现了整体崛起。而在这个方面,中国存在着巨大的隐忧,仅就关卡而言,全球70%以上的收费高速公路都在中国,对于中国形成统一的国内市场形成巨大的阻力。而在产业规划上的诸侯经济,亦制约中国内需崛起。由此,扫平国内关卡,荡平诸侯经济,也是中国经济实现区域普遍崛起的前提。


   日期:2013-09-23      点击:1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