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8年04月21日 23:33
当前位置:商业学院- >EC专栏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张庭宾:中国经济奇迹“第二季”要靠政府转型

    中国经济发展离奇迹的“第二季”还有多远?

    9月11日下午,2013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在大连举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开幕式上发表特别致辞时表示,预计未来5年中国进口将达10万亿美元,对外投资将超过5000亿美元,出境旅游人数将超过4亿人次。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已进入“提质增效”的“第二季”。

    此话真的很有力度,是对中国未来经济乐观自信的判断,也是对未来“促改革、调结构”的期许。受此鼓舞,上证指数创下了2270.27的三个月内的高点。这为自7月份以来的中国救市又添了一把火。更多的原来看空中国经济的人士转而看多,情绪高涨起来。

    如果说第一季是指改革开放的前30年,中国经济保持了约9%~10%的增长速度,堪称奇迹。那么第二季就应该是未来30年,中国经济似乎应当保持相对高的增速,比如6%~7%,而质量要比第一季有质的提高。因为对于奇迹第二季的新动力机制定性是明确的——“提质增效”。

    如果按照提质增效的标准,那么,从7月份新一轮稳增长政策,或者从去年底“新型”城镇化的提出看,较难符合这个标准:加大建设中西部铁路,扩大推动出口,消费升级(以家庭汽车为代表),平稳健康发展房地产,发行地方债,城镇化等等都是第一季的路径延伸,更多的是政府主导的投资,或者是外向型经济的继续,而第一季中国经济的基本特征就是“政府主导投资的外向型经济”。

    比较新一点的是推出了国债期货、利率市场化和资本项目自由化(上海自贸区的重要内容),这是金融市场化和金融开放的进一步延伸,是一种中国财富全球再分配的强化,它本身并不构成新的核心竞争力。而在美联储下周相当可能开始退出QE,新兴市场资本向美国回流之际,其利弊得失仍有待于观察。

    中国经济奇迹的第二季显然需要新的足够强大的动力机制。在第一季的时候,第一波,1980年前后的农村联产承包制的改革,释放了农民的劳动积极性;第二波,1992年小平南方谈话,推动市场经济,释放了城市工商业和乡镇企业的创造热情;第三波是从2000年开始,主要推动力是“世界工厂”机遇、房地产市场化和人民币升值导致的国际热钱投机中国资本市场。

    然而,自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第三波的三个动力先后出现了逆转。金融危机促使欧美国家再度重视制造业,美国再工业化,推动TPP(环太平洋(行情,问诊)自由贸易区)寻求对中国的进口替代;跨大西洋(行情,问诊)自由贸易区也排斥中国,全球产业链一体化正向区域化发生重大转向,中国“世界工厂”的动力机制正盛极而衰;中国楼市泡沫已有成为资产泡沫的风险,特别是相对居民收入而言,而沉重的供房负担透支了刚性需求者的消费能力;2005年7月以来,在人民币对内严重贬值(比如对房价贬值了2/3)的情况下,人民币对美元反而升值了36%。国际热钱在分别炒作了股市、楼市、PE和银行的资产泡沫后,在国内已难以赚到更多利润,如今正进入一个流出的周期。

    这三种动力机制的盛极而衰,难免会导致中国经济下行,直到新的动力机制能够上升增强,超过其下行的压力,中国经济的第二季才可能真正到来。这么强大的新动力机制从何而来呢?要从更合理、更公正的分配,要从更精简高效的政府,要从充分释放民间创造活力中来。

    未来能够形成强大的新动力来源的包括并不限于以下几个:政府职能发生根本转变,由现在的全能管制型投资政府真正转变为有限责任服务型政府。其成功的标准是公务员精简分流50%;政府自身开支减少50%;政府投资减少超过80%,基本退出投资功能——政府投资早已被证明是低效的。政府的财政收入主要转向投入教育、医疗和养老等社会保障;以及民间无法承担的重大科技创新、新兴产业扶持等。土地和矿产的主要收入转入社保基金,按照中国宪法,土地和矿产资源是天赋的,属于全民所有,然而现在这些收入被地方政府和资本占有分享。在给予经营者合理回报之后,只有将主要的利润部分转入社保体系,才能保障社保基金可持续支付,才能解除居民消费的后顾之忧,可以大幅提升中国内需水平。

    金融业中下层对民间全面开放,公示准入标准,实施核准备案制。现在虽然对民营企业办银行开了一个口子,但是采取的还是审批制,因而开办金融机构的成本就低不了。

    创办多家的交易所,包括民营交易所,鼓励它们相互竞争,采取最严格的监管制度——举证责任在辩方和集体诉讼,杜绝庄家操纵,从而使证券市场成为真正的竞争性市场,大幅提高资本的有效配置能力,不再让未来的“百度”和“腾讯”只能到美国上市。

    诚然,这些改革都是对既得利益的再分配,均会面临极大的阻力,这其中的核心是政府体制改革。比如,鼓励交易所竞争,这就意味着打破交易所国有官办的垄断,证监会只剩下监管功能,IPO审批制被取消等;金融业的核准制开放,意味着银监会的审批制被取消,只剩下监管功能。

    故此,中国经济第二季的动力再造,必须先从政府转变职能、政府提质增效开始。否则,任何其他的改革都将事倍功半,或者碰壁而返。如果行政体制改革不能获得明显成效,当前经济的短期反弹,难以构成中国经济奇迹第二季的长期可持续动力。


   日期:2013-09-16      点击:1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