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2月13日 11:57
当前位置:商业学院- >EC专栏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中国遭遇“两大洋自贸”夹击 应提早考虑风险

    9月20日,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以下简称TPP)谈判或将取得突破进展,因为日本将与美国进行实质性磋商,而按照美国原定计划,2013年将完成TPP谈判的大框架设定。除了跨太平洋,跨大西洋的自由贸易协定(以下简称TTIP)也正式启动。

    全球两大洋的自由贸易区将中国最主要的贸易伙伴“一网打尽”,中国该如何主动出击?专家指出,政府应更多听从企业来自市场的意见,以争取更大程度的发展空间。

     新格局中找角色

    与盛行的TPP将制衡中国的对抗性观点不同,复旦大学亚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袁堂军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加入TPP将使中国继续维持自己在全球工业链中的地位。目前,中国产业链中游的发展不稳固,若继续被排除在TPP之外,产业链中游很可能将缺失,而这将给中国产业链的完整发展造成重大损失,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在未来的大格局中找准自己的角色,奠定自己的地位。

    而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石建勋则更乐观,他从自己在泰国等实地考察经验分析,中国不用担忧自己的劣势,具体的条款在谈判中都可以讨价还价,更何况自贸协定的谈判对双方都形成约束,对于中国投资美国、日本也具有促进作用。

    从资源利用率的角度,袁堂军分析,TPP是非常高标准、高规格的投资和贸易开放,最终将使各个参与的国家共同形成统一的价值链,利于资源在各国的开放中找到最高效的利用方式,这对于各国和全球资源分配都具有积极意义。

    此前不少专家分析认为,TPP将对全球统一的WTO规则造成严重冲击,继而形成美国主导的贸易规则,石建勋指出,TPP虽是美国主导,但实际上仍然看各国讨价还价的能力,而中国在这方面的水平不低,除了金融市场、服务贸易等领域,其他行业不需要过分担忧,现在中国的WTO框架下的开放就已经是很成功的例子。更何况TPP相对于WTO具有自己的优势,它是区域性、小范围的多边开放,一是易于达成各国共识,二是谈判条件也更加灵活,可商量的余地更大。

    对于TPP与中国其他FTA之间的对比和联系,袁堂军形象地分析,是短期目标与长远目标的关系。中国可以通过中日韩FTA、东盟FTA等,作为适应和过渡,“摸着石头过河”,在更多的FTA中完善自己,同时也为将来更高标准的TPP框架下的开放奠定基础,提供借鉴的经验。

     提早考虑风险

    然而,TPP谈判并不只有好处,其风险也该引起关注。短期最明显的,石油、电信等目前中国垄断性的行业将“首当其冲”,袁堂军分析,这些垄断性行业多为国企,但以国际性标准来倒逼中国内部改革,也不失为一种加速中国改革开放的方法,值得考虑。

    其次,长远、深度来看,TPP的高度开放格局,将可能形成“世界被竞争力极强的大巨头征服”的局面,而大巨头的影响力将不仅在于商业领域,政治、文化乃至社会结构都可能发生重大变革,而这是早期规划时不应该忽略的,袁堂军分析。

    对于TTIP,袁堂军和石建勋均表示,至少目前来看对中国的影响有限。但是,欧美谈判的方式或许可以供亚洲国家参考分析,袁堂军表示,欧美都是大企业主导的市场,国际的谈判也由企业主要推动,而企业与企业的谈判则比政府之间的对话更加“实刀实枪”,因为企业才更了解市场,具体到某个关税哪怕非常细微的差别都非常敏感,而这正是政府谈判中缺乏的详细数据。因此,更多让企业参与讨论,保护自身利益,或将为中国的具体谈判争取更大利益。

    伦敦市前副市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约翰·罗斯义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欧美两国的政府非常关心两国经济的缓慢增长,迫切想要提高贸易。然而,出于政治原因,美国想要找到一条途径绕开中国,TTP和TTIP就可以达到这样的目的。

    除了贸易本身,美元地位甚至全球货币体系是更长远的影响所在,中投顾问宏观经济研究员马遥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东亚现有合作架构削弱了美国在亚洲的话语权,美国希望能借此拆散东亚现有合作架构,重构亚太和全球贸易版图,试图强化保持全球经济的主导的地位,在战略上保持主动;通过在TPP扭转美国在国际竞争中的颓势,遏制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强化美元霸权地位。 

    中长期看,中国价值指数首席研究员崔新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进一步指出, TPP将给中国带来很多挑战,除贸易投资转移效应外,劳工、国企、知识产权等新规则和标准有很多是为中国量身定做的,中国在短时间内很难达到,将会给中国企业参与国际贸易投资活动带来许多限制和困难。

     “两大洋”冲击大

    除了TPP,更多人担心的是,一旦两大洋的自由贸易区如期实现,最终将建成亚太自由贸易区(涵盖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即APEC所有成员国)和美欧自由贸易区,全球贸易版图将出现重大变化。美国将控制全球两大洋,把全球最主要的经济体囊括在内,遏制中国崛起。

    据估计,若TTIP谈判成功达成协议,将成为迄今为止最大、最全面的美国—欧盟贸易计划,每年将为欧洲国家带来1600亿美元的收入,为美国带来1250亿美元的收入,为其他经济体带来1330亿美元的收入,而全球经济将增长420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TTIP和TPP谈判几乎把中国最主要的贸易伙伴“一网打尽”。在TTIP里边的美欧是中国最大的两个出口市场。TPP现已有12个成员国,已把东盟日本与美国连在一起,如果韩国也拉进去,中国排名前10位的贸易伙伴基本上都拉进去了。如果TPP和TTIP最终达成协议,那么除中国和金砖国家之外的主要经济体都进入到这两大贸易区之内,中国届时处境将十分被动。

    据有关权威机构分析预测,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可能因此减少30%以上。而专家给出的数字更高,复旦大学亚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袁堂军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假设中国被排除在TPP之外,中国出口可能减少50%以上。

    崔新生指出,从经济规模和贸易额占全球比重看,两组谈判的影响“举足轻重”:TTP现有12个国家GDP和贸易总量将占全球40%左右,随着韩国等亚太国家的逐步进入,其全球占比会更大。而TTIP即美欧两大经济体GDP总量约占全球50%,贸易额占全球30%。随着这两大自贸区的建立,由于“贸易扩大”和“贸易转移”效应,会明显增加和刺激美欧的贸易和出口,而处于两大自贸区以外的国家贸易和出口相应会明显下降。 

    除了欧美现有的大体量经济,其形成的吸引力将对全球现有规则产生重大冲击,马遥认为,TPP和TTIP现有经济规模和贸易额占比较大,而且随着亚太国家加入,这一比例还将会上升,因此很可能会架空WTO以及亚太经合组织,并扰乱亚洲区域合作的进程;另一方面也会将中国置于“边缘化”的风险之中,影响中国的国际化步伐。

    不过,至少短期来看,全球贸易规则的改变或许还不足以形成巨大冲击。崔新生指出,“短期而言,TPP达成协议对中国影响不大,因为中国已同12个成员国中的7个建立自贸区,在一定程度上可抵消TPP的冲击。”

     谈判阻碍重重

    虽然美国希望尽快完成TPP和TTIP的谈判,但目前来看,难度不小。

    约翰·罗斯义认为,TTIP不会带给那些已经被排除在外的文化产业带来比较大的实质影响,并且也不太可能就农业密集型产品低关税率的问题达成协议;TPP会有很重要的影响,但同时也是达成一致的最大阻碍。

    他进一步指出,“事实上,美国想要创造更大的农业出口市场,美国农业是全世界范围内最有效也是拥有最高补助的。然而,农民是日本自由民主党(LDP)的关键基础,因此日本强烈反对更自由的农业贸易。在这两项谈判中,农业会是最难达成协议的。有可能就制造业达成协议,但影响不大。就农业达成协议会有重大影响,但不太可能通过。”

    从TPP的进程来看,虽然不少谈判国在包括知识产权、环境、竞争、劳工和农业等方面困难不小,但在经济乃至政治安全等方面对美国的依赖较高,讨价还价的能力较弱。奥巴马政权将完成TPP谈判作为其执政的优先课题,希在任内留下一笔政治遗产,可能适当降低标准、放宽要求,以例外形式满足一些国家的合理要求。

    TTIP的谈判则更为棘手。除了与美国直接谈判,欧盟必须平衡内部27个成员国之间不同的利益要求;同时还要兼顾今年夏天加入欧盟的克罗地亚。而奥巴马必须游说国会获得同意,同时还要谨慎处理那些受该协定影响的行业的意见。

    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始就急于推动“跨两大洋贸易战略”谈判,并将TPP排在优先位置,而近期美国又特地加快了谈判步伐。美国政府提出要在2013年完成TPP谈判,两年内完成TTIP谈判并签定建立美欧自由贸易协议。中投顾问宏观经济研究员马遥认为这主要由于美国经济复苏疲弱,需要经济上“抱团取暖”,借助TPP和TTIP尽快走出危机,同时通过建立TPP和TTIP进一步打开外部市场。


   日期:2013-09-11      点击: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