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0月24日 12:16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贵州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碳交易时代逼近贵阳

碳交易时代来临。

像炒股票一样“炒碳”,即将在贵州成为现实。7月19日,贵州阳光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志刚在碳市场论坛上表示,经过近三年的筹备,阳光公司的碳排放权交易平台筹建工作已进入结点,相关实施方案已报国家发改委审批。

与会的业内人士和官员表示,中国需要吸取欧盟教训防治配额过多,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如何确立碳排放的总量控制以及加快相关立法。

相关预测称,我国有望成为全球碳排放权交易第二大市场,覆盖7亿吨碳排放。

碳交易启动

对许多人来说,碳交易还是新事物。

6月18日,深圳作为七个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省市之一,正式启动碳排放权交易,这是中国首个正式运行的强制碳市场。

碳交易首先要确定该地区的碳排放总量,然后把额度分配给各个重点的排放企业或者排放单位。企业额度用完时,就要向排放量小的企业花钱购买二氧化碳排放权。

深圳首个交易日完成8笔交易,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等8家企业成交2万余吨,每吨成交价在28-32元之间。这个价格相当于美国加州碳价的一半。

深圳将重点企业和大型公共建筑作为碳排放管控单位,管控单位碳排放总量占全市总量约40%。

首批纳入深圳碳交易的635家工业企业,2010年碳排放总量合计3173万吨。它们在2013-2015年获得的配额总量约1亿吨,到2015年这些企业平均碳强度要比2010年下降32%,年均碳强度下降率达到6.68%。

湖北也采取了对大型企业管控的方案。目前有107家企业被纳入试点碳排放交易,主要涉及钢铁、火电、化工、建材等8个行业。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齐绍洲表示,碳排放门槛高是吸取了欧盟的经验,“欧盟开始包括小企业,后来也抓大放小,小企业管理成本和摩擦成本太高。”

中国承诺,到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下降40-45%。国家发改委气候司司长苏伟表示,争取在“十三五”逐步建立碳排放交易市场。

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广东、湖北等试点省市也都在积极筹备碳排放权交易。按国家发改委要求,试点省市要在2013年启动碳交易试点,2015年基本形成碳交易市场雏形。

北京产权交易所集团董事长熊焰对这种变化感慨颇多,交易所成立时,有官员叮嘱他“你们要慎提交易”。他说,“五年过去了,变化很大,至少能公开提交易了。”

配额多少危如走钢丝

苏伟在论坛上表示,在做好7省市碳排放交易试点工作的同时,国家正准备出台重点行业企业温室气体排放核算方法,部署开展全国碳排放交易基础研究,为尽早建立我国的碳排放交易市场做好基础性的工作。

不过,苏伟也认为工作极其艰难。他说,欧盟碳交易体系已运行了十年时间,仍不顺利,甚至面临崩盘。“欧盟碳交易疲软,就是配额太多,要吸取教训。太多就疲软,太少就没积极性,要认真研究配额。”

欧债危机导致欧盟经济持续不景气,制造业始终在低谷徘徊,工厂开工率严重不足,碳排放交易价格持续下跌。今年春天,欧盟碳排放交易价格暴跌,创下每吨2.63欧元的历史新低,远远低于2008年每吨30欧元的水平。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也表达了类似的忧虑,“我们比欧盟问题还更多,不那么熟练。”

李俊峰呼吁加快相关立法工作。他说,目前试点省市的立法滞后,有立法权原因,但根本上还是没有压力,没有认识到碳减排的必要性,“还需要时间。”

熊焰认为,“真的要建立中国碳市场的话,尽快立法,控制中国排放总量。总量控制,应该是个大道。”他强调,碳减排本质上是经济行为,要发挥价格和税收杠杆的市场作用,但政府使用最多的还是行政干预,“好处是效率高,手起刀落,但不可持续。”

国家林业局气候办常务副主任、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秘书长李怒云则呼吁,应该积极推进林业碳汇进入国家碳交易体系。促进碳配额不足的企业捐资造林予以中和,也可以帮助林改后的农民通过碳交易获利。


   日期:2013-07-26      点击: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