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0月22日 20:05
当前位置:商业学院- >EC专栏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调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近思与远谋

    稳步推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适当调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使之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拥有与中国实力相称的地位,尽管是中国成为负责任世界经济强国的逻辑延伸,也可能是未来国际货币体系变迁的最大红利,但相关约束条件切不可忽视。一国货币成长为国际货币是个内生过程,而非程序化操作。

    上任不足两个月的新一届政府在研究部署今年九大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时首次提出,年内将拿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操作方案。这意味着身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极为敏感且无法回避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即将迈出实质性步伐。

    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可兑换和利率与汇率的市场化,是中国金融改革中极具指标意义的三大步。其中尤以资本项目下可兑换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关键步骤。从大国金融的发展逻辑看,决策层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规格和标准有很高的期待:先是可替换;后要全功能,凡国际货币的所有功能都要具备;再要大比例,即在国际货币体系与贸易与投资结算中要有足够的分量。谁都明白,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可兑换是中国参与国际货币体系重构的前提条件。

    此前,关于人民币资本账户开放的路径,代表性官方政策建议有央行调查统计司提出的相关路线图,即在一至三年,放松有真实交易背景的直接投资管制;中期(三至五年),放松有真实贸易背景的商业信贷管制;长期内(五至十年),依次审慎开放不动产、股票及债券交易,逐步以价格型管理替代数量型管制。而在央行课题组日前发布的《我国加快资本账户开放的条件基本成熟》报告中,清晰地给出了资本账户开放的路线图:先流入后流出、先长期后短期、先直接后间接、先机构后个人。央行等三部委3月公布的《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试点办法》,表明有意提速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可兑换进程。而随着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制度即将出台,也在印证央行课题组关于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可兑换路线图的现实可能性。后续的开放步骤可能包括放开人民币项目下的信用证、保函和对外担保以及相应的账户管理,国际板正式登陆上海,境外机构在中国发行债券以及逐步推进双边、多边和区域性资本账户开放或资本项目可兑换,最终形成的格局是人民币跨境流动的开放与管制的取消,人民币在资本项目自由兑换。

    不过,在美元红利期大概还剩10年、国际主导性储备货币的新旧更替周期可能需要20年的情势下,我国稳步推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适当调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使之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拥有与中国经济实力相称的地位,尽管是中国成为负责任世界经济强国的逻辑延伸,也可能是21世纪上半叶国际货币体系变迁的最大红利,但相关约束条件切不可忽视。

    从全球金融竞争与格局变迁史的视角观察,中国迟早会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但国际主导性储备货币的新旧更替周期比较长,国际货币格局变迁、主导货币的惯性尤其是历史机遇能否到来是制约一国货币国际化的重要因素。美联储在1913年组建后旋即成为全球最强的中央银行。两次世界大战摧毁了金本位制,美国之外的资本主义经济全面崩溃,美国借此登上全球首席经济强国宝座。全球75%的黄金储备流入美国;1944年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宣告美元加冕全球货币王位。美元成为全球最重要或几乎唯一的储备货币、国际清算货币、价值储藏手段、金融交易货币和财富计价单位。不过,从1913年到1944年,美国终究还是花了30年时间才从英国人手里接过了金融权杖。美国心里太清楚,要从满身密布金融神经的英国人手上取得金融主导权殊为不易。某种意义上说,若不是两次世界大战耗尽了大英帝国的国力,美国恐怕不会如此顺利达成梦寐以求的目标。而今,国际金融格局变迁面临的环境与60余年前相比已大为不同。在相对和平时期实现国际金融格局的平稳过渡不仅需要经济实力的成长,更需要后起国家提高博弈水准。

    人民币国际化应是中国经济实力、金融市场发育以及国际货币体系需求“有机结合”的产物。从长远看,人民币最终可能超越欧元,成为比肩美元的世界货币。但这个目标的实现是一个内生的过程,而非程序化的操作。

    从一国货币成长为国际货币的历史经验来看,以经济规模成长和贸易投资扩张为代表的经济实力壮大是一国货币迈向国际化的内生动力,而金融市场发育以及金融监管水准的提高是本国货币国际化的配套条件。中国今天在经济规模上远未达到可以抗衡美国的程度。2012年的GDP只相当于美国的52%。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尽管中国经济规模有可能在2020年前超过美国,但中国经济的整体竞争力要全面超越美国,需要的时间跨度至少需要20年!何况美国在这20年间决不甘于被超越。至于人民币要攻占早已深度嵌入到全球大宗商品交易体系中的美元地盘,更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资本项目国际化的前提是成熟的国内金融市场体系、健全的金融法律制度、无所不在的风险意识以及高水准的金融监管机制,这些目标至少在五年内难以实现。尤其在人民币汇率、资本账户管理、人民币国际化和国内金融改革等中国金融发展的四个核心层面上,我们仍面临着极为艰巨的挑战,需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拓展。如今,中国经济还面临内外失衡,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几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在上述这些约束条件尚未解除的情况下,我们迫切需要有一套面临2020年乃至2030年全球经济竞争态势的前瞻性金融战略,我们可以给出人民币国际化的路线图,期待人民币早日成为力量杠杆,但中国在全球金融分工地位的提高,远非人民币国际化即能实现。对此,我们理应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日期:2013-05-09      点击: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