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0月20日 14:42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人民币即期汇价连续十“涨停”

    连续第十个“涨停”——这是人民币兑美元即期交易价格11月12日创下的战绩。

    当日,人民币中间价较前一交易日下跌92个基点至6.2920元,为近半年以来的最高点。开盘不久,人民币即期汇价就触及1%的交易区间上限6.2291,除午后曾短暂打开“涨停板”外,基本全天都封在这一价位附近。

    “从去年9月以来,银行间外汇市场盘中交易与过去相比明显大起大落,阶段性触及跌停和阶段性涨停交替,一方面跟央行逐渐放手有关,另一方面当时市场不成熟,还带有很重的结售汇市场的痕迹。”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认为,而当前连续触及涨停的主要因素是交易性因素,是上阶段企业银行推迟结汇增持外汇头寸的结果。

    亦有市场人士指出,人民币这一波上涨亦与中间价的高开密不可分。“中间价开得高,表明人民币升值的信号意义很明显,企业和银行都怕亏损,争着抛美元。”一外汇交易员称。

    上周五的神秘美元买家

    央行干预汇率主要是控制中间价、汇率波幅、买进和卖出美元,而从目前汇率水平来看,并没有超出央行容忍范围,所以干预汇市可能性很小。

    与上一个交易日尾盘曾突现美元买盘令人民币即期汇价脱离“涨停”不同的是,12日,人民币兑美元日内多数时间在突破6.23关口的涨停位置,最终亦在这一价位附近收盘。

    有市场人士认为上一个交易日美元买盘突然涌现是央行入市干预。但一位接近外汇局的人士称,央行有干预汇率能力,主要是控制中间价、汇率波幅、买进和卖出美元,而从目前的人民币汇率水平来看,并没有超出央行的容忍范围,所以干预汇市的可能性很小,“上周五出现大量买家,可能是市场行为。”

    10月长假过后,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便连刷新高,且即期汇价屡屡触及交易区间上限。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自7月下旬的年内低点已升值约2.6%,9月以来已升值约2%。

    10月30日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价更是连续十个交易日在盘中触及“涨停”。11月12日,开盘不久后继续封住“涨停”,且首次突破6.23的整数关口。

    “10月11日开始人民币中间价突然大涨,市场感到意外和恐慌,这种恐慌情绪导致银行被迫抛售美元,但只有抛盘没有买盘,所以很容易就触及涨停。”上述外汇交易员称,中间价释放出的信号比较强烈,一是与历史的比较,10月11日后中间价涨幅较大,人民币升值的信号意义很明显;二是国际上的比较,主要看美元走势,一般美元上涨,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非美货币会跌,但前一交易日美元大涨,12日人民币中间价也大涨。

    此背景下,企业前期因为对人民币可能会继续贬值或至少不会升值的预期比较一致,囤积了大量美元,现在只能被迫结汇,相当于割肉止损,而以往银行从企业买入美元后一般会持有一段时间博价差收益,现在也是一拿到手就抛售,人民币触及“涨停”随之而来。

    但这会导致市场流动性匮乏,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结汇,“只有央行入场买美元才能打开涨停,实际上这种情况已经出现过几次。”该交易员表示。

    更应关注资金外逃?

    当前人民币升贬值压力被放大,涨跌停有虚幻性,难以指示汇率变动方向,容易过度解读。

    随着人民币汇率从“跌停”转变为“涨停”,对于“热钱”的担忧也从流出转为流入。11月11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央行对“热钱”保持高度警惕。

    但上述接近外汇局的人士认为,与香港资本项目高度开放不同,内地管制资本项目,热钱性质的资金主要通过贸易、个人汇款、外商直接投资及相关外债等方式或渠道混入。而目前大宗商品、股市下跌,楼市亦不温不火,外资大规模进入内地的成本在上升,利润率却下降,按资本逐利原则,应关注资金外逃。

    上述外汇交易员亦表示,境内人民币外汇市场仍较封闭,主要参与方是十几家中资行和几家外资行,人民币汇率的走向还是主要看中间价所释放出的信号,与热钱等关系不大,如果从人民币远期汇率仍为贬值预期来看,资本流出的风险反而更大。

    与境外资本流入或流出相比,更值得关注的或许是境内资本的配置变化。今年前三个季度,由于人民币出现贬值预期,金融机构的单位外汇存款(主要是企业外汇存款)罕见地增加1309亿美元,还不包括企业未汇回存放境外的外汇;除央行外金融机构的外汇占款4121亿元人民币,9月就增加1307亿元人民币,而央行外汇占款仅增加20亿元人民币。

    “这表明央行不再增持外汇。进入四季度,人民币开始出现升值压力,企业和银行持汇意愿下降,不仅要卖出当期收入的外汇,还要抛售前期在境内外持有的外汇头寸,且后者给市场的压力更大,但央行不再兜底,人民币汇率很快从跌停到涨停。”丁志杰表示。

    他认为,当前人民币升贬值压力被放大,涨跌停有虚幻性,难以指示汇率变动方向,容易过度解读。同时,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三季度国际收支资本与金融账户确实罕见地出现较大的逆差,被解读为跨境资本流入变成流出,或者热钱流出,“如果看到刚才的数据就会发现,这其实就是国内银行和企业平外汇空头和增持外汇的结果,跟外资关系不大。”

    不过,上述交易员也指出,人民币升值促使结汇盘涌出后,10月的外汇占款应该也会比较理想,有利于缓解市场流动性。央行最新数据显示,9月新增外汇占款1306.79亿元,创出年内次高,也是今年金融机构外汇占款连续两月负增长后的首次正增长。

   日期:2012-11-14      点击: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