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8年09月20日 02:17
当前位置:商业学院- >管理学院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企业成长≠“增大规模”

 

当你听见成长这个词儿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的是什么景象?

  大多数人会把企业成长同增大规模联系起来。商业领域中,成长总是用一些由关键参数构成的图表来表现:销售额、利润、资产,或是股价。随着时间变化,数字出现增长。在传统看法中,曲线的倾斜度越陡峭就越好。扩张、量级增长,这样的图像已经深深地印在我们脑海当中。

  人们通常毫无争议地认为,以这种方式定义的成长是积极向上的,是值得鼓掌称赞并好好庆祝一番的。为了获得增长,工作职位被创造出来。在商业社会里,规模说了算。你薪水的多少和你能决定的预算数字紧紧相关。成功的标志是公司荣登财富500强,或是CEO的名字出现在福布斯榜单上。咨询顾问们告诉你成为行业老大是多么重要;演讲者们警告你要吞并竞争对手,苦口婆心地要你回答是成长还是死掉这道选择题。

  成长就是扩张,这种理解表现在很多方面:生产出更多产品、雇用更多员工、开动更多设备、拓展更大领域、赚到更多利润、将股价抬得更高。最后一项,也就是提升股东价值,往往被视做企业的第一要义。甚至在慈善事业中,在这个不那么受金钱驱使的行业里,人们提及最多的也是那些能掏出更多钱来的基金会这跟资金募集者的工作表现有关,也可能无关。

泡沫公司

  泡沫公司关注规模增长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它们把更多精力放在卖股票而不是卖产品上。有时,在狂热自恋的引领下,很多这类公司作出不可思议的销售额并赢得增长”—然而这仅仅是瞬间。有些公司变戏法般地抬高股价,却并未提升股东价值。但是最终它们都会发现,那些指数级的增长是不可能维持的。成功的扩张最终会限制真正的成长,而不是促成。

  当企业缺乏能使其获得真正成长的想法时,它们就试图通过玩花招和修修补补来完成数字。它们放大规模;它们进行不必要的升级换代;它们把产品附加上一堆没人需要的用途、作出毫无必要的多样化来充塞货架。在这些只想着扩张的管理者中,极少有人能像广告业大亨杰·蔡特(Jay Chait)那样自问一句:在公司走下坡路之前,它能长到多大?” 

恃强凌弱的公司

  并不是说规模大了一点好处都没有,对某些企业来讲它的确是个值得追求的目标。但是有太多企业是出于错误的原因。有些企业追求它是为了在市场上为所欲为,有些企业则是出于对被吞并的恐惧。我们还不够大,不够有胜算。新闻集团的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十分担忧。他掌管的企业价值240亿美元,旗下包括有线电视网、电影、报纸、出版,以及卫星电视业务。在大而空的战略概念的支持之下(比如聚合战略),笨拙庞大的媒体怪物诞生了,比如美国在线时代华纳,还有法国威望迪集团(Vivendi)。如今,这些庞然大物正忙于从规模导向的扩张中解脱出来,寻求真正的成长。

  另一些追求规模的公司是为了把规模当做武器。《财富》杂志曾称安然为令人心生畏惧的主宰之神,其满怀愿景的当家人肯尼斯·雷将他那支1.8万人的强大员工队伍视做至高无上的智力资产。《财富》杂志也意识到安然不只是一个聪明人的集合,并将之比作高中校园里趾高气扬、专门欺负同学的学生用蛮力搅乱秩序,闯入新市场,在弱小畏缩的竞争者们抖胆出声之前就把客户尽数收入囊中。

  商业世界里,成长的概念已被误读为扩张。扩张通常是成长企业的副产品,或是成长的征兆。如果把扩张当做成长的替代品,这无异于混淆了结果与方法。规模扩大、版图拓宽、利润增长,这些或许是前进的结果,但并不是驱动力。绝不能为了扩张而扩张。在生物体中,对扩张的执意追逐就等于囊肿和癌症;在商业社会中,它的代名词就是安然、泰科(Tyco),还有世通(WorldCom)。

  对庞大规模的追求不可避免地会招致很多包袱。约翰·凯(John Kay),一位优秀的牛津经济学家曾这样断言:与市场统治地位相关联的市场权利和区域经济,大多可能会沦为骄傲自大的牺牲品。与庞大相随的是与市场的隔绝,还有效率低下的官僚作风。我的论断比凯的还要严苛:他所描述的那些并不是可能会”—而是必然如此。

        点击: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