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网    现在是2017年10月21日 20:21
当前位置:商业资讯- >国内资讯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大量中小企业还款期将至 或引发明年倒闭潮

“你知道什么是盈利性倒闭吗?”刘智斌盯着《中国经营报》记者问道,尔后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

  2007年,刘智斌与朋友在广州合伙开了第一家时尚饮食店,命名为“圆圆饮食店”,之后的几年间,他致力于将其发展成连锁品牌,在韶关、江门、中山、恩平都开了分店。但现在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金融危机都可以安然度过,没想到今年会被银行逼死。”刘智斌如是说。而像他这样遭遇资金困境的中小企业在江浙和广东一带数不胜数。

  融资难题,今年不但淘汰了一大批利润率低的中小企业,也把一部分优质的中小企业推到了生存的边缘。以往能从银行获得信贷的一批企业,在信贷紧缩政策下也面临着续贷难题,有担保公司人士预测:续贷难题下,若明年继续收紧信贷,或许将现严重的后果:大批企业倒闭——担保公司倒闭——银行坏账。而谁来为将大量到期的银行贷款买单?是企业、担保公司,还是银行?

  盈利性倒闭

  实际上刘智斌的“圆圆饮食店”开张第三个月就开始盈利,而且有着很好的“现金流水”。正是因为这样良好的势头,刘智斌希望将其发展成为连锁店。

  2009年,正当他犹豫是否大规模扩张时,银行给了他信心。“没有任何抵押,就凭借着‘现金流水’,银行就贷了100万元。”回忆起两年前,刘智斌有些感慨。于是短短两年间,刘智斌在广东的二线城市先后开了8家分店。“一开始我的选择就没错。”刘智斌表示,“由于二线城市缺乏类似的时尚饮食店,我几乎每家分店都是开张当月盈利。”

  但情况到了今年春节后出现转折,银行开始催账。由于二线城市供应量不足,供应方要求刘智斌采购即时付现,影响了饮食店的“现金流水”,“但我还是月月盈利。”刘智斌强调。他希望通过银行借新债还旧债,银行的信贷员开始还表示操作难度不大,但随着央行逐步收紧银根,他的“新债”迟迟无法批复。“银行的信贷员向我建议,先借一笔钱还了欠款,新债马上可以批复。”刘智斌说。

  于是在银行信贷员的牵线搭桥之下,刘智斌与担保公司签下了过桥贷款的协议,“费用还算合理,300万元的过桥资金,费用为12万元。”不过他还与担保公司签下另一份补充协议,其中规定,如果资金超过3个月依旧无法到账,担保公司要收取每天千分之五的资金占用费。

  协议签订,噩梦连连。果然,还了旧债,新债却迟迟未见踪影。“开始对方还支支吾吾,表示还在审批中。”刘智斌表示,事情一拖就近一个半月。随后台湾塑化剂事件爆发,银行以“圆圆饮食店”因牵涉台湾饮食产品为由拒绝了刘智斌的申请。“天地良心,莫说我们的供应商没有上黑名单,我们店里的台湾饮品也只有很少的比例。”刘智斌表示,店里包括自制与包装好的台湾饮品只占每月销售额的10%。“甚至塑化剂事件发生后,店里的盈利也没受到影响。”

  无论如何,刘智斌的债主已经由银行变成担保公司,迫在眉睫的是“每天1.5万元的资金占用费”。刘智斌现在正千方百计找担保公司协商,希望把这笔占用费延后两个月。“否则,光这笔账就能逼死我。”刘智斌说。

  究竟像刘智斌这样面临融资困境的中小企有多少,缺乏一个权威的统计。不过,银行和担保业的人士已意识到这个问题在未来可能会变得很严重。

  某股份制银行广州分行的客户经理告诉记者,从年初起,这种无法续贷的情况就很普遍了。“我有两个客户今年年初还贷后没法获得新贷款,生意受到影响:一位做销售的客户的营业额减少30%,另一位做制造业的客户营业额减少20%。”

  而广州市某担保公司的一位市场营销部经理告诉记者,担保公司也遇到了同样的难题。“我们两年到期贷款的企业有60%~70%需要续贷,现在有部分企业拿不到续贷,我们正在跟银行沟通。那些没法续贷的企业,有的倒闭,有的压缩经营成本,还有的从制造转向资金要求较小的销售。”

  过桥贷款风险暴露

  长三角和珠三角的企业普遍的感觉是:“今年的日子比金融危机时还难过。”

  某股份制银行广州分行行长对此的解释是:“在2008~2009年金融危机时,国家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天量放贷对冲了金融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但天量放贷造成了流动性过剩,通货膨胀,现在国内经济首要任务是抑制通货膨胀,央行不得不实行货币紧缩政策,所以今年企业融资新增贷款量减少,融资成本提高了。”据悉,目前珠三角中小企业的银行贷款利率在基准利率基础上上浮了30%~50%。

  但是,最坏的时刻似乎还没有到来。

  深圳一家担保公司总经理说,如果信贷继续收紧,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后果:大批企业倒闭——担保公司倒闭——银行坏账。

  部分担保公司已观察到了这一苗头。一位广东担保行业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上述刘智斌那种现象并非少数。

  虽然政策明令禁止担保公司放贷,但是许多担保公司都在做短期贷款(一般是三个月以内)和过桥贷款(一般是半个月以内)。目前短贷的利率在月息5%,过桥贷款利率不定,最高的可达10%。而目前随着企业经营状况恶化,尤其是在银行收紧信贷的情况下,部分企业已无法从银行获得续贷,担保公司的过桥贷款问题可能相继暴露。

  “企业从银行获得贷款后,这笔钱一部分变成在途资金,一部分变成产品,到期还款时,企业很难变现成流动资金还给银行。而今年由于企业成本上升、回款延长、原材料需付现金等原因,使得企业的流动资金更加紧张。”上述那位深圳担保公司总经理说。

  从以往来看,担保公司做过桥贷款基本是没风险的。因为担保公司都要在银行的新贷款审批通过后才做过桥贷款。然而,今年各银行收紧信贷后,除四大行外,众多的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等贷款审批权已上收到分行。“连支行行长都没有贷款审批权了。”一位担保业的资深人士说,要跟更高层的分行打交道增加了担保公司获得信息的难度,这使得担保公司难以准确地判断企业未来是否能获得新贷款,并且虽然有的银行给企业贷款的审批通过了,但因头寸紧张,银行迟迟放不出贷款。这让担保公司的过桥贷款暴露在风险中。

  此外,企业如果还不上银行贷款,担保公司有代偿责任。银行也并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银行在审查申请续贷的企业,如果企业已出了问题,我们不会再续贷;如果贷款企业还能正常经营,只是现金流的问题,我们会考虑续贷。”上述某股份制银行广州分行的客户经理说:“不过,现在银行头寸有限,正常经营企业的续贷需求也不一定都能得到满足。”

  明年集中爆发?

  银行收紧信贷,“以新贷还旧贷”的方法部分失灵,担保公司正面临着代偿危机,并且这个危机正在越变越大。

  “现在我们已看到了问题,但大家都捂着盖子。”上述某深圳担保公司总经理说,部分企业因银行收紧信贷而无法续贷,出现了无力还旧款的问题。“担保公司尽量帮这些企业从其他银行获得新贷款,以还清原银行的旧贷款,避免代偿。”他描述这种做法是“拆东墙补西墙”,“这就好比是‘击鼓传花’的游戏,看谁接最后一棒。大家都在赌。”

  但如果信贷继续收紧,这一问题由个别变成大量时,或许是谁也捂不住了。

  “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为了解决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在广东省政府支持下,2009年2月18日,广东成立了广东省中小企业信用再担保有限公司,它成为中小企业信贷的助推器。” 上述某深圳担保公司总经理介绍,随着再担保公司的出现,担保公司与再担保公司签订协议,一些项目中担保公司的坏账由再担保公司支付25%~40%,这使得担保公司更愿意为中小企业融资做担保。

  “2009年下半年,这种再担保项目开始出现,到2010年下半年,这种项目开始大量出现。”上述人士表示。

  而在金融危机后的宽松信贷政策下,信贷条件相对放松,担保公司的担保额度也因而膨胀。以广东为例,去年纳入广东省备案管理超过300家的信用担保机构为中小企业的融资额近1500亿元。“目前,我们一家担保公司的在途未清还的担保资金就有20多亿元。”上述人士表示。

  据介绍,一般银行给担保方式融资的企业最长贷款时间为2~3年,大多为2年。也就是说,明年大量企业的还款期将至。而真正的问题是,“金融危机后天量放贷时,珠三角很多中小企业通过担保公司从银行融资,但现在由于出口形势不好,各种生产成本上升,利润下降,它们暂时无力还钱,得靠以新贷款还旧贷款,才不致倒闭。我们现在注意到有很多这种企业。到明年就是一个银行贷款大量到期的时间点,如果央行继续收紧信贷,企业融资难,明年很可能会出现企业‘倒闭潮’。”

  据介绍,这些企业一般是没有核心技术的中小企业,“这些企业除银行贷款之外,还有很多的负债,一旦还不起银行贷款,追债人上门就只有倒闭。”上述人士表示,担保公司有代偿责任,代偿数目一旦超过一定量,担保公司也只有倒闭一途,而银行的坏账也将由此产生。

  据悉,目前银行和担保公司合作规模正在大幅下降,中小企业借道担保公司获得融资的途径正在萎缩。

        点击:637